珍稀野生兰花面临盗采等威胁 越来越罕见(图)

原标题:农民山上挖了一株野草,回家后,儿子赶紧带他到派出所自首

图片 1杏黄兜兰是我国的珍贵兰花品种,主要生长于云南、广西等地,目前其野生种群大幅减少,亟待加强保护。 张石宝摄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王大爷从小就有采挖野草的习惯,而现在年纪大了,自己也都会去山上专门找野草,这样的话也可以节省一些生活开支。之后他也收获了不少,挖到了不少的野草赶回家里。但回到家里之后,儿子却发现其中有一颗和兰花长得很像的野草,但他凭着自己的记忆,发现这个是国家将会列为一级保护植物的野草。这株野草就是虎头兰,看起来和兰花很像,但却非常的珍贵,国家发现采挖这种野草的将会进行判刑。

“野生天麻,个头小药效好”“纯天然石斛,没农药、可泡水能栽种”“野生黄花兜兰,40元一捆包邮”……近年来,“野生”成为不少兰科植物的网络销售噱头。网络销售渠道的兴起给物种资源保护带来新的挑战。野生兰科植物生存现状如何?怎样加强对野生兰科植物的保护?记者近日采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

图片 2

保护不乐观

随后他赶紧带着父亲去自首,最后森林公安罚款了500元,并表示幸亏你来自首了,如果是被人举报的话,那就要有牢狱之灾。所以说野草不能随意的挖掘,现在很多野草都因为有着市场的经济价值,被农民疯狂的采挖,现在已经看不到几颗了。其实农民挖野草被判刑的案例非常多,15年时候河南某农民就因为一颗野草而判刑1年,而16年的时候一农民挖了3颗野草被判刑3年。可见现在国家对野生植物资源的保护力度有多大。就拿虎头兰来说,在前些年里农村的数量非常多,但因为商人的炒作,导致野生数量的急剧下降。

个别地区过度采挖严重,漂亮的兰花越来越罕见

这些野草同样不要碰!!!

“现在家里栽着的几棵‘豆瓣’是十几年前山上挖的,现在野外都不太能见到了。”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村民李未说,以前漫山遍野都是漂亮兰花,如今在野外已经很难见到,“越好看越罕见”。

1.玉龙蕨

“农民上山放牧或者采菌时,发现石斛、天麻都会随手采集。”怒江州一位基层干部介绍,当地农民采集石斛往往会连根拔起。“不管大苗小苗都带走,因为土地并不是自家的,石斛、天麻又是称重卖,自己留下小苗,后面的人也会拔走。”

作为我国的专有稀有植物,这种野草是最耐旱的一种蕨类品种。除了本身的观赏价值外,还有着非常高的研究价值。而它出生在极寒的玉龙雪山之上,每年的7-8月份冰雪融化后才会生长,可见它的弥足珍贵,在1999年被列为重点保护植物。

记者调查发现,即便像怒江州那样人口并不密集的偏远山区,由于不合理采挖,野生兰科植物特别是观赏价值高和有药用价值的野生兰科植物,数量下降也较为严重,生存面临极大威胁。

图片 3

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局民警常宗波告诉记者,局里每个月都有20天要派人上山巡护。“现在盗采兰花的情况依然存在,附生兰多长在树上,花朵鲜艳,每到三四月份,上山采兰花的现象时有发生,大都是采回家观赏。”

2.蕙兰

“不少兰科植物具有重要的观赏、药用和食用价值,在中国分布的1300多种兰科植物中,约450种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113种具有药用价值。”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员张石宝认为,利益驱动、监管机制不健全和保护意识淡薄,是野生兰科植物遭到破坏的主要原因。

一般来说兰草的种类很多,但国家的重要保护植物品种也很多。作为一种分布最广且数量做多的兰草,它虽然没有明确的保护等级,但却是各个地区都禁止采挖的品种。之所以数量急剧的下降,主要还是因为它的观赏价值,让它的资源遭到破坏。之前就有农民因采挖它而获刑3年!

上世纪80年代,杏黄兜兰在香港兰展获大奖,引发了对兜兰的疯狂采挖和非法贸易,当时杏黄兜兰和硬叶兜兰流入日本后,每株售价达数千美元。1986年从云南走私到香港的这两种兜兰多达6万株,外商的收购使云南文山的麻栗坡兜兰、硬叶兜兰等野生资源几乎毁灭殆尽。

3.宝华玉兰

“石斛、白及等兰科植物是重要的中药材和制药原料,一些制药企业为了短期利益大肆收购,使得许多种类在野外已经难觅踪迹。因为缺乏相关的法律依据,这些行为并未受到有效监管。”张石宝介绍,前些年我国的国兰(兰属植物中的地生种)市场火爆,村民上山无节制搜挖,以每公斤几元钱的低廉价格卖给收购商,收购商挑走少量珍稀的植株,绝大部分被当作垃圾丢弃,造成兰属植物野生资源的毁灭性破坏和极大浪费。

作为一种稀有的植物,它只存在于我国境内生长,一般江苏地区最多。主要分布在220米的山坡丘陵上,而目前登记在册的只有18颗,已经到了濒临绝种的地步。

除了有观赏及药用价值,兰科植物还具有重要的研究和生态价值,是植物保护中的“旗舰”物种。“许多兰科物种不但数量少,而且分布地域狭窄。兰科植物在进化过程中,与昆虫、真菌形成密切的协同进化关系,是树木—兰科植物—真菌—昆虫生物链中的重要一环,兰科植物的破坏可能影响其它物种的生存。此外,兰科植物不但对环境变化敏感,而且生活史很长,有些物种从幼苗生长到开花需要13年以上,自然更新缓慢,破坏后很难恢复。”张石宝说。

4.革苞菊

立法待完善

作为一种耐旱的植物,一般在荒漠之中总能看到它的身影,多生长在石质土壤中,一般也都会形成群簇生长。但因为前些年的过度放牧,导致它的品种稀缺,现在为国家 一级保护植物。

从乡间集市发展到网络销售,国内贸易目前缺乏有效监管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珍稀野生兰花面临盗采等威胁 越来越罕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