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时评:朋友圈哪能啥都“圈”?

新华社广州10月29日电 题:评比考核“以权谋赞” 家长无奈当“点赞侠”

新华社北京10月30日电 题:朋友圈哪能啥都“圈”?

新华社记者黄浩苑、毛一竹

新华社记者刘敏

一切工作最终都要看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民意成为不少地方评价政绩的重要指标。一些部门举办评选、考核活动,借助网络投票来扩大市民知晓度和参与度,收集民意。但有的地方相关部门为了完成“民意考核”任务,动用行政权力和种种关系,向中小学校甚至幼儿园摊派任务,通过老师向学生及其家长拉票、求赞、圈粉。

朋友圈能干啥?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令人大开眼界:有地方部门为完成“民意考核”任务,用行政手段向中小学甚至幼儿园摊派任务,通过老师向学生及其家长拉票、求赞、圈粉儿,完后还要拍够三五张照片为证。

“以权谋赞”:要求家长每天点赞50次

朋友圈之“圈”,真可谓“网罗大千包罗万象”。人们很是惊叹于它作为一个高效社交平台的“承载力”,从最初小范围分享心情动态,到如今竟然可以被用来当作拉票摊派手段。以致网民对朋友圈又爱又恼:离不了,戒不掉。一项问卷调查显示,57%的人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刷朋友圈,36%的人想关闭朋友圈。

近日,广东某所幼儿园的家长们又在群里收到老师发的通知:“请家长们在2018年10月10日-10月25日参与点赞‘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并请每班在10月25日前提供3-5张点赞的照片。”

这种复杂情绪,在今天包含了更多的无奈。从密集的“友情拉票”,到漫天刷屏的微商广告,再到伪装成性格测试小程序的营销账号、为了套取个人身份资料的购物优惠信息……多少人感叹明枪暗箭,防不胜防。朋友圈如窗,是熟人间沟通感情、增强联系的重要渠道,亲朋好友有个事情互相帮帮忙本是朋友情分,但若利用朋友关系搞人情绑架,让友情变成负担,甚至衍生出强买强卖、权钱交易,性质就变了。

记者调查发现,这是广东某地精神文明办公室主办的“榜样评选”活动,其中一个“投票榜”需要参考市民投票的结果。这个本意为征询公众意见的点赞活动,却因摊派到幼儿园孩子家长头上变了味。

朋友圈是个虚拟社交圈,但也有规矩,现实中人际交往的原则不能失效。比如,友情赞助可以,但不能搞友情绑架,动辄消费亲朋好友,再互信亲近的感情也会疲惫倦怠。卖东西,就不能圈粉儿之后卖假冒伪劣“杀熟”,那样别人还会再买吗?用钓鱼式营销手段搜集他人个人信息,损失的不只是信誉,甚至可能违反相关法律。换句话说,微信朋友圈既不是“道德飞地”,更不是“法外之地”,一旦因为自己的不当言行对他人合法权益造成侵害,一样会面临道义谴责和法律追责。朋友圈是自留地也是公共场所。特别是对党政机关和干部而言,微信朋友圈纪律理应更加严明,不能将网络变为公权力的旁门暗道,令公权力在网络世界里脱缰异化。一进一退之间,说小了是“以权谋赞”,说大了就是以权谋私。

记者在一个家长的手机上看到,老师发来的通知明确指示点赞的对象是学校所在区的候选人,规定每个IP每天点赞50次。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朋友圈言论都得谨小慎微、收敛个性,我们渴望真诚、诚信的亲友交流;我们同样提倡高调张扬的正能量圈粉儿,因为一次朋友圈内的爱心接力或许就能挽救一条脆弱的生命,一次公益行动或许能够掀起席卷全社会的爱心浪潮。在网络的每一次浪潮中,只要人人都具备边界意识,恪守人际交往的法则,让朋友圈回归“朋友”的本质,网络空间便会多些清新之风。

一个上传“点赞”截图的家长告诉记者,他按照指定候选人的序号,每天重复打开、点赞、截图、关闭、再打开。“这些候选人有什么事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让老师工作顺利了,老师在照顾我孩子的时候会多担待一点。”

尽管极不愿意参与这种虚假点赞,但是无奈“孩子在老师手上”,所以另一位家长只是点了赞,却没有截图上传。“我想这是一个比较折中的方法,既完成了老师交办的任务,也没有违背自己的意愿。”

而一位孩子的奶奶则认为,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只要别乱收费就行。“老师也挺不容易。”

行政任务向校园“甩锅”,家长不时收到五花八门、与孩子教育毫无关系的“键盘侠行动”指令。“小手牵大手”成了一些单位完成“民意考核”任务最便捷最有保障的渠道。

前不久,广东某地发起“街坊群防共治队伍建设”,并开设了微信公众号。当地教育局以《致全区师生及家长的一封信》的形式,要求师生和家长关注其公众号,并要求学生及家长签名承诺“关注”。

接到通知,学校老师“又加了一码”:要求每个学生家长“关注”公众号之后截图上传。签名承诺、关注截图,“配合圈粉”之后,家长们再次在家长群被老师@了一下:“已关注公众号的请接龙签名!(因要上报,务必准确。)”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华时评:朋友圈哪能啥都“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