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两高职向“混学”“混教”者开炮 清退22人

唐春霞称,多年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的考试一直实行AB卷,并且采取抽考的方式。全校1.8万名学生,上百个专业,每学期由学校按比例抽取一些专业学科组织考核,以保证考试的难易程度和科学性。考试不合格者在学校的就跟班重修,离开了的在网上重修。直到补上学分后才能发毕业证。

唐春霞称,多年来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的考试一直实行AB卷,并且采取抽考的方式。全校1.8万名学生,上百个专业,每学期由学校按比例抽取一些专业学科组织考核,以保证考试的难易程度和科学性。考试不合格者在学校的就跟班重修,离开了的在网上重修。直到补上学分后才能发毕业证。

他的想法被学校拒绝。李斌说,此举也遭到外界的非议:“一个高职文凭卡人家干啥?别人工作都找到了,学校太不近人情了。”更有家长跑来理论,自家孩子高考时比班上同学高出100分进了学校,结果居然没有毕业。“早知道就不读你们学校了”。

10月19日上午,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李斌告诉记者,10多年前该校就是湖南省学分制改革的试点单位,也一直坚持了下来。

记者了解到,与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相隔200公里外的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10多年前已经关闭了“清考”的门。近3年来,学校1.8万名学生中,有167名学生因为成绩不合格被学校发出退学警示,每年都有少数学生因为未修满学分无法拿到毕业证而“掉队”。近年学校每年不能如期毕业的学生都达到毕业生人数的10%,其中2018届毕业生中有612人未能如期拿到毕业证书。

无独有偶,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3年中向160多名学生发出了退学警示,每年10%左右毕业生不能如期拿到毕业证。

“这是保障人才培养的最后一环,也是最重要的一环。”李斌说,学校对于学生的学习状况,在过程管理中有严格有效的预警系统。学生的学习测试有过程性考试与总结性考核相结合,例如一个阶段的学习完成,就会有模块考试(类似于小学初中的单元测试——记者注),它与期末考试和出勤率等整体构成学习成绩。对该校学生而言,一次预警后,学校会把情况下发到二级学院里,如果预警系统两次示警后,就将劝退。

“狠心”退学22人

打碎一批次品

苏立说,因为高职与本科不同,其培养的是动手型的工匠。如果在大学几年时间都玩掉了,本来在知识基础上就比本科院校学生差很多的高职学生,今后在社会上没有办法竞争,因此,必须要把面孔板起来。

唐春霞说,对于人才培养的方案,学校实行3年一论证,其间不断到企业去调研,再回头调整修改,以适应市场要求。在校内,依照课程教学标准,审核老师的授课计划,加强学期初期、期中、期末的检查,严格学风教风的管理,对于有问题的老师予以提升帮助。此前,该校曾经有老师因为上课迟到,导致影响了参评职称晋升。近3年认定教师各类差错事故共计31人次,其中,1名教师因发生严重教学事故在2017年的职称评定中被一票否决,近5年内不允许申报职称评审。

与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的做法相同,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也把人才培养的重点聚焦在师资上。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洪克非

同时,校领导和教学管理部门经常突击抽查,“推门听课”,观察同学们课堂表现,了解教师授课的真实情况。这次抽查发现,绝大部分老师上课准备充分、教学组织有条不紊,但有5名老师只有电子教案、没带纸质教案。根据督查结果,该校依照《教学事故认定与处理办法》认定5名没有携带纸质教案的老师为一般教学事故,给予相应的处理。

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一次性清退22名补考不合格学生,5名未带纸质教案的上课教师按“一般教学事故”进行公开处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每年10%左右毕业生不能如期拿到毕业证,2018届毕业生中就有612人未能如愿——

该校校长李斌向记者说:“高职学校绝不是一手交钱一手发文凭,也不是马路上随时可以捡到的饭菜票!”

“狠心”退学22人

唐春霞说,对于人才培养的方案,学校实行3年一论证,其间不断到企业去调研,再回头调整修改,以适应市场要求。在校内,依照课程教学标准,审核老师的授课计划,加强学期初期、期中、期末的检查,严格学风教风的管理,对于有问题的老师予以提升帮助。此前,该校曾经有老师因为上课迟到,导致影响了参评职称晋升。近3年认定教师各类差错事故共计31人次,其中,1名教师因发生严重教学事故在2017年的职称评定中被一票否决,近5年内不允许申报职称评审。

该校分管教学的副院长唐春霞说,当学生的个人管理系统第一次报警后,由二级学院组织帮扶小组,对学生进行教育和辅导。班上的辅导员会找该学生进行谈话,针对性采取帮扶措施。对于旷课达到一定程度,辅导员将和家长联系,“把丑话说在前头”,甚至见面商榷学生的学业“补缺”。通行的做法是,重修该课程,堵上缺口。

打碎一批次品

该校校长李斌向记者说:“高职学校绝不是一手交钱一手发文凭,也不是马路上随时可以捡到的饭菜票!”

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一次性清退22名补考不合格学生,5名未带纸质教案的上课教师按“一般教学事故”进行公开处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每年10%左右毕业生不能如期拿到毕业证,2018届毕业生中就有612人未能如愿。

今年新生入校时,院长李斌讲述的一个故事在师生中引起震撼:该校一个学生因为“挂科”没有拿到毕业证,但他经过自己的努力,在一航空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考虑到没有毕业证,在单位待下去有难度,他来到学校求援,希望能帮忙让其“过关”。

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苏立告诉记者,虽然学校此次退学22名学生,但仅占学生总数的千分之一点二左右,其目的是为了给更多的学生以警醒——要想今后轻松找工作,必须大学3年下苦功。尽管学校的就业率近年来一直不错,但面对激烈竞争的形势和复杂的就业市场,“这根弦不能松”。

10月19日,记者从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获悉,该校党委经研究决定,对2017——2018学年经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处理,另外40名学生留级。这被誉为“打响了全省高职院校‘严进严出’第一枪”。

记者了解到,与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相隔200公里外的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10多年前已经关闭了“清考”的门。近3年来,学校1.8万名学生中,有167名学生因为成绩不合格被学校发出退学警示,每年都有少数学生因为未修满学分无法拿到毕业证而“掉队”。近年学校每年不能如期毕业的学生都达到毕业生人数的10%,其中2018届毕业生中有612人未能如期拿到毕业证书。

高职学校又不是清华北大,搞这么严有必要吗?对于外界的各种议论,该校党委书记苏立用一个比方诠释了校领导班子的理念:“我们就像一个现代化工厂,学生比作采购来的原材料,出去的是不是合格产品,关键在于中间环节的产品加工。加工的质量如何,学生质量就会如何!”因此,学校力抓校风学风考风,其目的在于通过严格的管理来实现育人的初衷。

“高职学校绝不是一手交钱一手发文凭”

苏立说,因为高职与本科不同,其培养的是动手型的工匠。如果在大学几年时间都玩掉了,本来在知识基础上就比本科院校学生差很多的高职学生,今后在社会上没有办法竞争,因此,必须要把面孔板起来。

10月19日,记者从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获悉,该校党委经研究决定,对2017~2018学年经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处理,另外40名学生留级。这被誉为“打响了全省高职院校‘严进严出’第一枪”。

该校党委书记苏立向记者坦言,两个事情并非单独的事件,而是彼此关联的。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的狠抓校风教风学风行动,已在校内外产生了巨大的震动。

该校分管教学的副院长唐春霞说,当学生的个人管理系统第一次报警后,由二级学院组织帮扶小组,对学生进行教育和辅导。班上的辅导员会找该学生进行谈话,针对性采取帮扶措施。对于旷课达到一定程度,辅导员将和家长联系,“把丑话说在前头”,甚至见面商榷学生的学业“补缺”。通行的做法是,重修该课程,堵上缺口。

苏立认为,教师教学的质量是“产品加工的核心”。学校对老师每天的备课进行评审,评为优质、合格和差3类,直接与年终的课时费、绩效挂钩。“从道理上讲,没有不合格的学生,只有不合格的老师。学生学得不好,老师自身要反省”。

“为了让千千万万家庭能够放心把他们的孩子送来学校并学有所成,必须不留情面处理少数不读书的学生。”苏立认为,退学、留级只是手段,对存在厌学、不学、逃学的学生要进行积极干预和教育,对教育无效的学生,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在规范两端的同时管住中间。“为培养精品,我们宁愿打碎一批次品,在每一个学生心中树立‘不学习就会退学、留级’的危机意识,将校纪校规铭记于心”。

无独有偶,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3年中向160多名学生发出了退学警示,每年10%左右毕业生不能如期拿到毕业证。

苏立认为,教师教学的质量是“产品加工的核心”。学校对老师每天的备课进行评审,评为优质、合格和差3类,直接与年终的课时费、绩效挂钩。“从道理上讲,没有不合格的学生,只有不合格的老师。学生学得不好,老师自身要反省”。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两高职向“混学”“混教”者开炮 清退2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