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海归创“互联网 ”废纸回收平台 垃圾回收变

90后海归:让废纸回收变得高大上

又到一年“双11”。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谢洋

每到这个季节,很多会人都进入“购物狂欢”模式:爱美的女性关注衣服、包包、护肤、美妆,家庭主妇们忙着为家里添置一些物件,男性们则更多将目光投向了数码产品和其他喜爱的商品。

作为一名90后海归,莫乔第一次穿着印有公司Logo的T恤衫去便利店上门回收废旧纸品时,脸上禁不住一阵发烫。

9778威尼斯 1

2017年12月,莫乔创办了广西首家“互联网 ”废纸回收平台——小象回收。公司通过移动互联网方式,改善传统再生回收行业,用户通过手机App下单,公司派出业务员上门,将废纸打包称重进行回收,经加工分拣后,再卖给废纸加工厂,对废弃资源循环再利用。

然而在“买买买”背后,一个问题也逐步浮出水面:一件件包裹从卖家手中传递到买家,也随之产生了快递垃圾。

为发展用户,莫乔带着团队成员到商家、学校和单位去发传单进行业务推广,位于南宁市万象城地铁商业街的一家便利店成为他公司的第一个客户。这些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穿着印有小象回收Logo的T恤衫,拿着电子秤、打包绳帮店家处理废旧纸品时,周围一下聚拢了很多看热闹的行人。“从没见过收废旧品的长这样的!”有人一边围观一边拍照,还造成交通堵塞。

11月7日,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快递压力十分巨大,预计“双11”期间,11月11日至16日的业务总量可能要超过15亿件,同比增长35%以上。最高日处理量预计突破3.4亿件,平均业务量达到2.5亿件,是今年以来正常业务处理量的2.2倍。

尽管被人围观有些窘迫,但这次经历让莫乔更加坚定地觉得,这种区别于传统方式的新的废纸回收模式,能引发这么多人的好奇,可能正是企业和社会所需要的服务。

9778威尼斯,那么,随着大量快递而来的胶带、塑料袋、纸箱以及泡沫填充物形成的“快递垃圾”,又将如何处理呢?

在马来西亚读书时,莫乔在学校听过一个讲座,主讲人是一位来自香港的教授,他从事垃圾分解研究多年,通过他的分解技术可以将从餐饮行业回收的垃圾以及居民餐厨垃圾变成有机肥料,产生上百倍的价值。“这让我第一次觉得垃圾回收市场有这么大的想象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些垃圾的回收目前主要由个人分散进行。惯常的例子是由垃圾清理人员来处理,他们会专门整理这些快递垃圾并转卖给垃圾回收站。从个人来说,也不乏将快递垃圾积攒下来卖出的例子。

回国后,莫乔看到一组数据,欧美、日本的废纸回收率可以达到80%~90%,而中国的回收率才40%多。他觉得废纸回收的市场空间非常大,便放弃了大学所学的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相关工作,转而投身废纸回收行业。

2014年以来,一个新兴的行业——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兴起。据了解,部分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提供上门回收可再生资源(包括快递垃圾)的服务,居民通过手机APP或微信下单,预约好时间后只等着回收员上门即可。

通过市场调查,莫乔发现传统的废纸回收行业存在“小散乱”的特点,由于缺乏规范化、专业化,很多小贩在回收时短斤少两,给用户带来很不好的体验。加上个体小贩每天回收的量少、地点分散随机,导致回收效率差,此外这个行业还给人脏乱差的印象,处于行业鄙视链的底端。

然而,再生活、9贝壳、换钱等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项目的失败,让人不禁思考,怎样的互联网回收模式才能够持续下去?

莫乔希望通过回收模式的创新,利用互联网平台,更加方便快捷地给客户提供价格公开、整洁规范的上门回收服务。

今年9月,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服务公司闲豆回收正式完成B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成为移动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领域单笔最大融资。

南宁市每个月产生约8万吨废纸,如何切入这个市场,莫乔也经过了慎重考虑。他比较了北京、上海等地的同类平台,发现他们面向个人居民用户的比较多,由于单价很低、客源分散,造成客户培育、上门服务及物流的成本都很高,经营状况普遍不佳。考虑到如何才能让平台更好地活下去,莫乔决定首先面向企业级的客户需求,对连锁的商超、学校、医院、工厂开展废纸回收业务。

或许,他们的模式能够为这一行业打开一片新天地。

真正把业务切入到社区后,莫乔才发现,废旧资源的回收也有一个“隐形的江湖”。一次,公司的业务员上门到南宁星湖路一个商家回收废纸,刚出大门,就被几个收废旧的小贩扣下车辆和货物,对方扬言到他们的地盘抢生意就是跟他们作对。最后业务员报警,才被放行。

流量变现难题

“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先主动放弃那部分业务,后面再通过跟社区物业合作来推进业务的开展。”莫乔说,传统废旧回收人员是通过打点物业工作人员,来垄断社区的废旧回收。但他们回收的行为不规范、价格低,客户其实得不到什么收益。而小象回收通过规范的合作和商业行为,既帮物业和商家将废品垃圾进行规范清理,又持续地为他们产生更多的价值,形成多方共赢的局面,因此物业后来还是愿意选择跟小象回收合作。对客户而言,通过点对点地向平台出售废弃的包装纸壳,一家小超市每个月也能增加上千元的额外收入,多少也能节约一些成本。

“小、散、差”,谈起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特点,这三个字几乎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

随着业务范围越来越大,小象回收也面临建设回收员团队的问题。一开始,莫乔想尝试众包模式,让走街串巷的传统废旧品回收从业者加入进来,通过小象回收的App平台接收订单,但做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这条路根本行不通,这些传统的从业者大都是中老年人,让他们接受互联网平台的经营模式,无论是培训成本、管理成本还是沟通成本都非常高,很难收编他们。

《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下称《规划》)指出,我国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存在着组织化程度低、分拣技术水平低、经营规范化程度低、部分品种回收率低等问题。

莫乔转而开始探索自建仓储、物流、回收员队伍以及信息系统的纯自营模式,通过及时、便捷的预约上门回收流程,从而达到回收过程中效率的提升,实现回收过程的去中间化。

中国社科院循环经济重点研究室副主任彭绪庶曾在第二届中国再生资源企业领袖峰会上指出,我国大部分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多采取粗放式经营和管理方式、产业链条短、产品单一、生产工艺门槛低、增值水平低、同质化现象明显,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回收量仅占回收总量的10%至20%,行业小、散、差的特点明显,组织化程度低,市场竞争力较差。

物流成本在回收成本中占到很大比重,因此企业需要更具规模化、更密集的市场,才能把整体成本降下来。2018年第二季度,小象回收实现了盈亏平衡。在莫乔看来,拥有自己的物流体系,才能在回收行业占据优势。他的公司还会和商超开展一些点对点的物流合作,降低回收车上路的空驶率。

行业的组织化程度较低,一批希望运用“互联网 ”模式打通资源回收业的从业者,自2014年以来纷纷进入这一行业。

在跟客户接触的过程中,莫乔发现企业除了出售废纸,还有更多可以挖掘的需求。“我们会针对企业的需求,开发一些赋能性的平台,比如我们跟中国移动合作开展积分营销的活动,让跟我们平台有合作的商超也参与进来,消费者可以通过移动积分到这些商超兑换商品、进行消费,这也是传统的回收企业所提供不了的服务。”莫乔说。

互联网资源回收企业充分利用了互联网快捷、简便的特点。以提供面向个人的上门回收服务为例,居民通过手机APP或微信下单,预约好时间后只等着回收员上门即可。虽然价格有时候较个体回收户的更低,但操作如此便捷,也不用费心和个体回收人员打交道,居民也就渐渐适应了这种方式。

经过近1年的发展,现在小象回收已拥有团队成员30人,在其他地市有3个加盟合作的分公司。尽管已经初步实现盈利,但莫乔表示,目前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还不到整个南宁的1%,留给这家年轻企业的发展空间还很大。“我们最终的愿景,是想做这个行业赋能者的角色,提供一个开放式的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垃圾分类和回收,让小象回收成长为一个大宗废纸交易的品牌。”

这些互联网回收企业,通过自建或加盟的方式组建回收队伍,配以分拣、物流等线下基础设施,将传统产业链缩短,从而提高了行业效率。

但是一位创业失败、不愿署名的互联网回收公司负责人表示,流量变现是制约行业发展的难题。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90后海归创“互联网 ”废纸回收平台 垃圾回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