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8威尼斯“醉美”的河流 世界的漓江——广西桂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漓江第一村”变迁记:从空心村到“桃花源”

新华社南宁11月22日电 题:“醉美”的河流 世界的漓江——广西桂林漓江唱响生态文明建设强音

中新社桂林10月27日电 题:“漓江第一村”变迁记:从空心村到“桃花源”

新华社记者刘伟、夏军

作者 张广权 邓桂荣 黄磊

广西桂林漓江有着“山水甲天下”的美誉,秀美的风光令人沉醉。

9778威尼斯 179岁的黄月创正在表演漓江传统渔事。中新社记者 俞靖 摄

日前,记者再访漓江,江面上游轮、排筏络绎不绝,碧浪层层打来,不少河段清澈得可见河底水草,不时有白鹭在江边飞起飞落。

走进广西“漓江第一村”高寨村,人字形道路平整宽阔,依山傍水鳞次栉比的瑶家民居点缀绿水青山间,宛若“隐世桃花源”。谁曾想,数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凋落的景象,民房破烂不堪,产业几近空白,是名副其实的“空心村”。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较早面向世界开放的风景名胜区,漓江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窗口”。

高寨村位于越城岭主峰猫儿山南麓,属广西桂林市兴安县华江瑶族乡,村前200米处,乌龟江和龙潭江在此汇合,成为漓江的源头。高寨村因此被称为“漓江源头第一村”。2015年高寨村入选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名村名录。

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年来,尤其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坚守生态底线,探索可持续发展方式,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保护好这条绝美的河流。

过去,高寨村曾是兴安县最穷的瑶寨。“生产资源少,特别是田地少,又搞大锅饭,绝大多数人生活在温饱线下,好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子。”50多岁的村民潘奇权介绍。

“醉美”的河流

1982年,改革的春风吹进高寨村,村里开始分田分山。有了土地解决了温饱,以竹木为原料的生意随之多样化起来:有人将木头运到上海等地售卖,有人在村里办起木材加工厂,也有人干脆在山里建起了烧炭的土窑……

漓江宛如一幅完美的中国山水画。1000多年前,唐代诗人韩愈曾赋诗描绘漓江美丽的自然风光:“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

村民们靠对山林近乎掠夺式的索取,很快让高寨村陷入了“林衰山败水渐枯”的发展困境,部分村民也因此重新返贫。与此同时,植被的透支利用,也直接导致桂林漓江源头水量的日渐减少。

上个世纪70年代,漓江沿岸出现一些工厂,工业废水直排入江,清澈的漓江水曾遭受污染。随着环保意识不断加强,当地努力处理好发展与生态之间的关系,漓江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桂林市先后关停、搬迁了60多家污染企业,切断了漓江的污染源。经过努力,漓江的污染带逐渐消失。

2012年,广西出台漓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竖起保护漓江生态的利剑,桂林市编制实施《漓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兴安县担起保护漓江生态排头兵的重担,相继出台实施与保护生态相关的地方性政策。

改革开放后,桂林接待旅游人数持续增长,从1980年的180万人次到去年超过8000万人次,游客大增以及城镇化加速,使漓江承载的压力越来越大。

自2012年起,高寨村的民众把保护植被,重塑青山绿水当作第一要事。村里以村规民约的形式制定了保护植被的具体内容。几年下来,成效显著,植被逐渐恢复的同时,也引来了外地的观光客。

党的十八大以来,坚守生态底线成为当地干部群众的共识,各级党委、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保护漓江。

“我们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山山水水,改变发展方式,要不只有死路一条。”在转型的道路上,潘奇权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在村里开办了第一家农家乐。

“这些年漓江水清了不少,白鹭也越来越多。”40岁的筏工陈徐文说。

村民们依托自家房屋小院开办的农家乐和民宿因此兴起。很快,高寨村通过盘活农村旧房、闲置瑶寨木屋等房产,培育发展民宿旅游新业态,成功搞活“三线”资产,形成产业链,实现了村民共同致富。

桂林市环保部门监测数据显示,漓江桂林市区河段水质连续3年达到国家地表水二类水质标准。

目前,高寨村共有旅游公司2家,农家乐43家,农业观光园2个,此外还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娃娃鱼养殖培育点,蕨类、菌类、笋类时蔬基地,全村145名贫困人口通过参与开办农家乐、土地入股、销售旅游商品、种植生态农产品等方式实现脱贫致富,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2万元人民币。今年1月至9月,高寨村接待外界游客40万人次。

小东江是漓江在桂林市区的分岔河道,岸边民房里曾住了上万名租客,生活污水多数直排入江。如今,小东江两个监测断面的水质从2016年劣五类水提高到四类,再到今年三类水质,每年上一个台阶。

近年来,当地干部群众普遍印象是:漓江水越来越清,生态越来越好。57岁的居民于志娟竖着大拇指告诉记者,现在水确实干净多了,值得“点赞”。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9778威尼斯“醉美”的河流 世界的漓江——广西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