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件里最年轻的风景——故宫志愿者的故事

原标题:老物件里最年轻的风景

图片 1

作者:李韵

首批预约观众和文物医院志愿者在故宫文物医院门前合影。

叶奕宏

新华社记者 刘 潺摄

在年轻人的生活里,两个小时都能干些什么?四集电视剧?一章故事?沙发上的一场小憩?网络中呼朋引伴的一局游戏?——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消磨,但也有人愿意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用最热情的声音将历史文化知识传递出去,用最耐心的态度解答抛向他们的各种各样甚至稀奇古怪的问题,用一个人两小时的服务成就千百人两小时的充实。他们就是老物件里最年轻亮丽的风景线——博物馆青年志愿者。

近日,故宫文物医院首次对外开放,文物医院的首批志愿者也与观众见面。

在故宫博物院里,记者有幸见到了这么三位年轻人,他们跟记者分享了自己在博物馆中度过的青春故事。

在志愿者的带领下,几十名观众在现场见证了“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过程。这些志愿者是故宫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后,经过层层筛选和专业培训后才正式上岗的。

图片 2

报名者中,中青年、女性、本硕学历、在职者居多

故宫的志愿者在为观众讲解。故宫博物院供图/光明图片

“用5分钟时间对《清明上河图》进行讲解。”“速读一则小故事,进行现场讲解。”这是在故宫博物院招聘首批文物医院志愿者的现场,考官对应聘者出的考题。

张雪靓:让我的脚步慢一点,更慢一点

《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纪录片和电视节目的热播,也带火了故宫的文物志愿者。越来越多的人想加入博物馆志愿者的队伍。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博士生申磊以超群的记忆力、丰富的科技知识,获得了面试老师的青睐。

故宫文物医院,记者见到了这里的志愿者之一张雪靓,这个短发女生十分干练稳重,坦诚中透着一股认真劲儿。

现在想要成为故宫博物院的志愿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故宫文物医院志愿者招募自4月份开始,收到了871份有效简历。应募者年龄、性别、职业、学历呈现多样性,其中以中青年、女性、本硕学历、在职者居多。文物医院特别成立了遴选小组,对每一份简历进行认真审读,遴选出75名应聘者进入第一轮面试。通过现场演讲和提问,按照每位志愿者得分选出35人进入第二轮面试。此轮面试既考察应聘者的讲解能力,又考察应变能力,最终录取了25人进入岗前培训环节。

张雪靓从本科到博士一直学的是土地资源管理,现在博士后攻读的则是水利工程,与“文物”“考古”等领域八竿子打不着。但她平时就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很感兴趣,是每两周一次的“故宫讲坛”的常驻听众。从自己和朋友们参观博物馆的经历中,她深深感受到志愿服务的重要性:不仅是为游客参观提供便利,更重要的是“自己走马观花地看一遍,与听着讲解、带着理解看一遍,收获的东西将大不一样”。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25名入选的志愿者都有着良好的学科素养,依据他们的兴趣和学科背景,根据文物藏品研究修复保护的专业设置,分为三个小组,对应故宫文物医院的三段建筑分区,进行针对性培训。由不同门类的文物专家进行辅导,志愿者依据培训内容进行实践,充分发挥个人特点和优势,部门专业人士对讲解内容把关。之后还要经过现场模拟训练,才能正式上岗。

当问到促使她萌生“进宫”之意的契机时,她的双眼一下子亮了,“《我在故宫修文物》和《国家宝藏》。”纪录片里谦逊、执着而内敛的“大国工匠”,节目中对紫禁城满怀深情的志愿者,让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该做点什么。“故宫不是一个,或者说不应该只是一个用来‘打卡的景点’,如果能用自己所学的东西推动更多的人正视故宫,正视传统文化,正视志愿者事业,是一件特别荣幸的事。”因此今年4月,故宫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文物医院志愿者时,她果断报了名。“早就在‘故宫讲坛’里听过文物医院的大名,特别好奇,而且我敬佩的那些从事修复工作的老师也在这里,可以近距离一睹真容。最重要的是,自己终于也能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了,感到特别开心。”

最终,申磊成为文物医院首批志愿者。在6月9日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故宫文物医院首次对外预约开放,申磊也正式上岗。她难掩激动:“在应聘志愿者后,不仅是对知识系统的更新,也对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更加热爱。”

张雪靓向记者介绍,首批25名文物医院的志愿者中有老师、研究生、媒体工作者等,入选后分为A、B、C三个小组,对应文物医院的三段建筑功能分区进行针对性培训,考核合格后上岗。现在需要每段两人、共6人完成一整次讲解,但她期待着自己有一天能独当一面,熟练地完成高质量讲解服务。而所谓“高质量”,一要精确,二要有感情。精确不难——文物医院会提供相应实验室、仪器的说明,她自己能从网上查找资料,专家和资深修复师也能帮忙把关;难的是“把这些知识消化吸收,用自己的语言有趣地表达出来。”对于这一点,一代又一代的志愿者们通过总结个人经验、揣摩观众心理,已经总结出了一套十分适用的办法:打比方和讲案例。

通过丰富的讲解方式,让公众多维度了解历史

她一边说着一边带记者走向她负责讲解的A区——文物科技实验室。“光学相干断层扫描系统”“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这些冷冰冰的仪器在张雪靓的口中变得活色生香。比如,色谱—质谱分析实验室,是对文物中混合的有机质材料进行分离和识别的实验室,她在介绍时说:“比如宫保鸡丁这道菜,我们想知道它是怎么做的,于是就取一点汤,然后通过对汤汁的分析,反推都放了什么调料,比如酱油、醋、盐,这样才能实现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介绍修复案例时,她又将宁寿宫符望阁迎风板雕漆各有机成分的识别,比作对狮子、老虎、大象的分辨。从这些生动比拟的背后,是十分用心。

与以往的故宫志愿者不同,申磊他们的服务岗位,是位于故宫西侧城墙下、内金水河畔的故宫文物医院。成立于2016年12月29日的文物医院,建筑面积达1.3万平方米,按照使用功能分为文物保护科技实验室、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室、文物保护修复辅助业务三大部分,有200余名文物保护专家在此工作,拥有“古陶瓷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中国—希腊文物激光技术联合实验室”“同步辐射与文物保护联合实验室”等重点实验室。

当问到这是否耗费精力时,张雪靓坦言,准备讲解词、进行讲解服务,确实会占用一定的个人时间。然而,每次走在文物医院的长廊里,看着修复师们淡泊名利、用一生的光阴努力去做好一件事,她就不由自主地让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像有一个开关,只要摁下去,再多的浮躁也变得淡然。所以,与其把时间花在追剧上,张雪靓宁可用来帮助更多人了解传统文化底蕴,体会文物修复工作者的工匠精神。

作为目前国内面积最大、功能门类最完备、科研设施最齐全、专业人员数量最多的文物科技保护机构,故宫文物医院对志愿者提出了新的要求。

图片 3

单霁翔说,近年来,故宫文物修复保护事业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为回应广大观众参与故宫文物修复事业的愿望,故宫博物院特意招收了文物医院志愿者,目的即在不影响文物修复师日常业务工作的同时,让观众能够近距离欣赏故宫文物修复工作,并获得满意的参观讲解体验,从而使博物馆文化展示能够更加多元、更加深入地走近观众。

故宫的志愿者在为观众讲解。故宫博物院供图/光明图片

在采用传统工艺保养修复文物的同时,故宫文物医院也与现代科技相结合,配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文物“诊疗”设备,如文物专用CT机,显微观察设备、材料分析设备、无损探伤设备等,使现代科学技术能够更好地造福于文物修复工作,这也给志愿者们的工作带来了挑战。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物件里最年轻的风景——故宫志愿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