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医院改制最后冲刺 国有资本何以“兜底”?

各类社会资本积极试水社会办医,优势和目的各不相同。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夏小燕认为,险资企业具有其他行业难以企及的资金成本优势,其投资医院的直接目的是实现医疗服务支付方与供应方的整合。房地产企业的优势在于地产项目渗透的落地资源,其直接目的是为地产项目提供配套资源。制药和医疗器械企业的优势是,它们本就是医疗价值链上的参与者,其向医疗服务方向延伸是为了获取更多的价值及协同效应。

第三是对于来源复杂的社会资本投资起到引领价值观和对行业风气正本清源的作用。社会办医是必然趋势,而社会资本投资医疗的价值观需要正向引导,央企的社会责任决定了国有资本主导的医院能够起到社会资本办医的标杆作用。

恒康医药则专注收购肿瘤医院,显示出,制药和医疗器械产业企业也不甘示弱。

其次是产业发展如何回报?目前随着国家医改的不断深入,医院收入高速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医保政策的限制以及取消药品加成等政策都给企业医院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华润医疗党委书记、总裁成立兵表示企业医院具有公益服务的特点,在做好医疗保障服务的同时,还要通过投入资金改善医疗设备和服务设施,并持续推进精细化管理以提高效率控制成本,逐渐实现医院的良性运行;健康界还了解到华润集团构建大健康产业的思路是实现全产业链的覆盖,包括综合医疗服务、医疗教育、医疗培训、社区全科医疗、医生集团、 互联网、养老服务等方面,通过产业链的协同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包括泰康保险、中国人寿、阳光保险在内的保险企业,通过PPP模式、收购或私有化方式,布局医疗服务机构。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将目光落在北京昌平的一家二级老年专科医院上,将其改建为泰康燕园康复医院;更进一步,其通过投资南京仙林鼓楼医院,参与公立医院改制。

国资医疗集团将成为社会资本办医重要力量

房地产企业也参与到竞争中。万科集团从康复理疗入手,举办广州蕙心医院,并与广州知名医院的康复科合作,在具有自有物业小区的10个城市展开70余个养老康复项目。

根据健康界的梳理,国有资本主导的医疗集团其重要性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首先是对基本医疗服务的重要补充,数千家不同类型的企业医院基本上都是医保定点服务机构,据统计每年的门诊总量上亿人次,服务对象大多数是企业职工及家属、离退休人群、医院周边的居民。毫无疑问的是企业医院为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也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政策鼓励的背景下,资本敏锐地嗅出了非公医疗市场的吸引力。不仅被业界称为“四大”的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北大医药与复星医药等医疗集团,加速社会办医机构规模化扩张,其他主营业务并非医疗服务的新进入者,也摩拳擦掌地争相进入行业。

据健康界了解,这六家央企都在紧锣密鼓地与企业医院的上级单位沟通。华润集团为此组建了专门的委员会作为承接企业医院改制的工作班子,归属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直接领导。

根据这一思路,原企业将聚焦各自的主业,剥离医院并不再发展医疗健康产业。国资委批准的以医疗健康为主业的6家央企将以医疗健康服务为主业发展。因此,在这轮企业医院改制中,国资委指定的6家平台——华润集团、国药集团、中国诚通、中国通用、中国国投、中国国新,势必担负重任,通过资本运作、市场竞争的方式履行央企的社会责任。

第二是对公立医院的庞大体系产生竞争作用。民营医院无论是从床位数、门诊数还是收入都远不及公立医院,无法形成和公立体系竞争的力量,如果没有第三股力量,那么势必造成公立体系一家独大,缺乏竞争。而国有资本主导的医疗集团,既是社会医疗服务的提供者,还有可能成为公立体系的竞争者,从而促进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求是》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以改革创新开放锻造国企竞争力》,解释了这一轮企业医院改制的背景和目标。文章提到:“进一步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坚定不移聚焦实业、突出主业,围绕主业制定战略发展目标,推动技术、人才、资金等各类资源向主业集中。”

六家央企平台各具特色,特别是华润、国药和通用这三家央企在医疗健康领域都有实质性投资运营的医院项目,并且都有参与企业医院改革的案例和经验。显然,无论是从专业实力、企业体量还是高层态度上,以华润等为代表的央企具备“接收医院”的能力。

从这个意义上看,国有资本主导的医疗集团将履行新医改赋予的使命。用成立兵的话说,“国有资本主导的医疗集团横空出世”,既对基本医疗服务进行重要补充,也对公立医院的庞大体系产生竞争作用,对于来源复杂的社会资本投资起到引领价值观作用,并将承担起促进医疗服务产业发展的重要责任。

实力“兜底”

当前,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步入“深水区”,更强调提升“医疗公平性和医疗质量、效率”,改革者以推动形成多元办医格局来“深水前行”。为此,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有关社会化办医的政策。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鼓励放宽准入门槛,将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纳入医保定点,从“医保支付”这个关键点上表现出对非公医疗的接纳。

国资医疗集团面临哪些挑战

“井喷式增长”的不仅是交易金额,还有投资方追逐非公医疗机构的热情。风险及私募投资机构、医药集团和保险业资金,作为多元化的资本结构,共同助推了这一轮“井喷式增长”。此轮资本对非公医疗的青睐与以往不同,有着特殊的政策和时机背景。

9778威尼斯,待承接的改制企业医院数量多,而且组织形态及其治理结构错综复杂。“所以必须非常耐心,有负责任的态度,央企对央企坐下来认真沟通,确保国有资产不能流失,确保职工的稳定,确保医院持续发展。”华润健康集团总经理韩跃伟告诉健康界。

波士顿咨询公司调研发现,非公医疗机构在当下难以获得社会普遍好感,主要原因是其以利润为导向。这与资本介入脱不开干系。过去几年,资本为医疗行业带来了资金和资源,然而,资本快速涌入也给医疗行业带来“挣快钱”的浮躁,甚至冲击医疗行业救死扶伤的本质。

可以预见到,这一轮重组之后,完成阶段性历史使命的企业医院必将以全新身份和姿态,作为医疗供给侧的重要组成部分再次融入医疗健康领域发挥巨大的作用。众多国有资本医疗集团将在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中承担重要的历史使命,并实现自我飞跃。这类以央企为代表的医疗集团能否为中国医疗产业格局带来新的气象,我们拭目以待。

“2000年改制前,北京健宫医院一年的营业收入4000万元,改制后,医院2017年收入达到6.5亿元,翻了将近20倍,这足以说明改制的成效。”华润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医疗”)党委书记、总裁成立兵说。

健康界从业内广泛了解到,国有资本正在承担此次企业医院改制中的最大“托底”。

6家平台肩负重任

“这六家平台被寄望凭借专业化管理、资金和国企三大优势,以打包方式整合现有企业医院资源,高调进入医疗卫生领域,使分散在其他行业的资金得以资源整合方式转移至医疗卫生行业,同时实现‘兜底’。”中国卫生集团有限公司总院长王景明如是说。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企业医院改制最后冲刺 国有资本何以“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