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只关心老百姓是否守“仁义道德”,从不关

内容摘要:许多人只知道儒家有“仁者爱人”的说教,不知道儒家还有“仁者杀人”的理论。

问题:“衣食足而知廉耻、仓廪实而知礼节……”n(1)儒家从不关心老百姓吃什么、如何吃、怎么吃;n(2)从不关心老百姓穿什么、住什么……;n(3)从不关心老百姓活的是否享有尊严和权力、是否有基本的精神需求(终极抚慰)……!n你怎么看?

关键词:专制;孔孟之道;等差;儒家;儒学

回答:

作者简介:

说白了,在中国以往的皇权统治社会,儒家就是统治阶级驭民的工具。它本身就算有一些积极的因素,也掩盖不了它只为统治阶层服务的实质!中国几千年都在一个死循环里打圈,它功不可没,这是统治阶级愿意看见的,儒家的弱民效果导致了社会相对平稳,但却阻碍了社会向积极的方向变革,百姓永远受压榨,且会认命为天意!儒学不亡,中国百姓永远苦命!

阅读提示

回答:

  ●许多人只知道儒家有“仁者爱人”的说教,不知道儒家还有“仁者杀人”的理论。

现在的中国是个浮燥的社会,不懂装懂的人太多了,就如此题的许多回答者并没有读过儒家典藉,连儒家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在回答中慷慨激昂的痛批儒家了。

  ●在儒家看来,“阳有专制之功”,“阴无专制之义”,“天人合一”的“自然之理”注定尊者专制是人类社会的普遍法则。这种理论怎么可能为“民主”留下容身之地!

由于问答篇幅有限,我这儿就引用一段儒家典藉,请诸位读者来评判一下儒家是怎么回事?

  ●如果孟子的“民贵君轻”可以定性为“反专制”,那么众多皇帝的“民贵君轻”又当如何定性?难道“民贵君轻”既可判定为“民主”,又可判定为“专制”吗?

(原文)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與济人于湊洧。孟子曰:“惠而为知政。岁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與梁成,民未病涉也。君子闰其政,行辟人可也,焉得人人而济之?故为而悦之,日亦不足矣。”

  ●拿破仑用狮子的睡与醒比喻中国的态势。当初中国为什么沉睡了?正是在皇帝、官僚、士子集体修习“民贵君轻”的读书声中,中国落伍了。如今中国为什么醒了?这应当归功于儒家的边缘化。群体性的觉醒推动了国家精神要素的全面改造。

(译文)子产用自己乘坐的车去帮助老百姓过河,这事在一般人看来属于爱人民的美德,伹孟子却认为,子产做为郑目的宰相,你为什么不修桥呢?如果十一月修走人的桥,十二月修成过车马的桥,老百姓会为渡河而发愁吗?在上位的人就应该把政事治理好,怎么能够帮助百姓一个一个地渡河?

  

这就是儒家思想,他要求统治者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办实事,别老做些表面文章来沽名钧誉。

  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离不开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在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语境下,“儒学复兴”再次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

回答:

  我们应当承认,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学的确蕴藏着解决当下困境的某种启示。但罔顾历史事实夸大儒学现代意义的态度并不可取。粉饰儒学、美化旧俗的种种乱象必须引起高度警惕。对高喊“回到孔孟去”的主张,不可不辨。围绕儒家历史上的政治实践、儒家政治思想的历史实质、儒学现代价值等问题,记者专访了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分田。

仁义道德就是套在平民百姓手脚上的一副镣铐,而是一盒粉饰美化统治者形象的脂粉,仁义道德是孔子呕心沥血专为独裁统治者奉献的一则统治理论。“仁义道德”与法制水火不容,法制也从不相信仁义道德,仁义道德只是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虚伪表演,国家秩序要井然,人民素质想提高唯有靠法律。我国已进行了2000多年的仁义道德教育,为何我们还是世界上素质最差的国度之一就是这个道理。

  儒家有“仁者爱人”,也有“仁者杀人”

回答:

  《中国社会科学报》: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是中国人在封建纲常礼教的残酷压迫下生活了上千年后的历史性选择。但现在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一些崇儒者甚至为“三纲五常”写起了辩护词。历史上儒家政治实践的残酷一面似乎被选择性遗忘了。儒家所谓仁政的历史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张分田:孔孟之道是君主专制制度的统治思想及价值符号,即使完全彻底地实现,也只是一种理想化的君主专制,这就注定它势必成为真情与伪善、理性与谎言、理想与幻梦的综合体。就积极因素而言,它是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政治法则的借寓之所;就消极因素而言,它是专制统治的谋士及辩护士。由于积极因素与消极因素同胎共体,难分难解,因而孔孟之道既可以造善,也可以作恶。作恶也是孔孟之道全面实现的重要表现。唯其如此,儒家才能坐稳官方学说的“宝座”。

封建统治者从来不关心老百姓生活得怎么样,只关心能从劳动者身上榨取多少财富。

  许多人只知道儒家有“仁者爱人”的说教,不知道儒家还有“仁者杀人”的理论。孔子赞赏霸道,这一类儒者曾经居多数。孟子讲“仁义”,只要读一读庞朴先生的《中国文化十一讲》,便可知晓“杀的理智”原本就是“仁义”的题中之义。《乐记》将“王道”定义为“礼、乐、刑、政”。历代王朝的刑法及基层社会组织的私刑均依据儒典制定并实施,违逆“纲常名教”属于必杀之罪。大开杀戒的儒宗代有其人,孔子也名列其中。戴震抨击的“以理杀人”则是比刑罚更甚的以“天理”、“经义”、“礼法”摧残生灵。相关事实不胜枚举,可以写一部题为《张扬“仁义”的专制统治》的专著。  

儒家思想里面丽那些美丽的词藻,空洞的内容,繁琐的规矩,,跟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毫无关系。

用儒家思想驯服老百姓,把他们变成两条腿的牲口,更便于统治和剥削,最符合封建统治者的利益。

这就是两千多年几所有的封建统治者都尊孔子为圣人根本原因。

孔子就是他们的财神爷。

回答:

儒家只关心老百姓是否守“仁义道德”,从不关心老百姓最基本的物质需求,对此你怎么看?

本问题实际上是在说——儒家思想中,有没有民本思想?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儒家只关心老百姓是否守“仁义道德”,从不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