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9778威尼斯

内容摘要:日本右翼分子宣传的“建设东北”、“复兴东北”等谬论,避而不谈日本殖民统治对中国东北造成的掠夺和破坏,无视日本侵略罪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谰言,目的在于以掩耳盗铃的态度评价孤立的历史片段。第三,日本殖民统治对东北环境造成严重破坏,以煤炭开采为例,当时日本以提高产量为第一要务,根本无视对环境的破坏。总之,日本右翼分子宣传的“建设东北”、“复兴东北”等谬论,避而不谈日本殖民统治对中国东北造成的掠夺和破坏,无视日本侵略罪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谰言,目的在于以掩耳盗铃的态度评价孤立的历史片段。

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

关键词:日本;统治;谬论;开采;殖民;破坏;中国工人;中国人民;煤炭;灾难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日本一直强调日本在战争中遭受的损失,而极力回避作为加害者对亚洲国家造成的伤害。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以后,出于“冷战”需要,美国开始纵容日本右翼势力,右翼文人借机对教科书开刀,不断在教科书上做文章,否认侵略,复活皇国史观。教科书问题由此产生。

作者简介:

1953年,日本政府确定了文部省对教科书的审定权,从此文部省利用审定权歪曲历史。1955年民主党发行《值得忧虑的教科书》宣传品,第一次对原有教科书进行了攻击。1958年,文部省修改教科书的审定标准。1963年日本通过教科书无偿措置法,将教科书选择权从学校收归教育委员会。

  日本右翼分子宣传的“建设东北”、“复兴东北”等谬论,避而不谈日本殖民统治对中国东北造成的掠夺和破坏,无视日本侵略罪行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谰言,目的在于以掩耳盗铃的态度评价孤立的历史片段。

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逐渐有日本人主张日本应该正视在战争中所犯过错,并承担责任。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对中国东北实行了长达14年的残酷殖民统治。战争结束以来,日本右翼分子颠倒黑白,鼓噪所谓“建设东北”、“复兴东北”等谬论。1963年,日本满史会编辑出版的《满洲开发四十年史》宣称:“满铁……排除了动荡不安和中国本土的扰乱,保持了这一地区的稳定与秩序,投放资本振兴了现代化工业,收容了困顿的当地人民。”1971年,日本“满洲国史编纂委员会”编写的《满洲国史》也宣扬日本如何投资“建设新满洲”,如何使伪“满洲国”的各项建设出现“奇迹”、“高速度发展”等。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知识界右翼团体成为宣扬该谬论的主力军。这些混淆是非的谬论,如果不及时加以纠正,不仅会误导更多日本民众,而且会使中日两国的交往偏离正常轨道,贻患无穷。

著名历史学家家永三郎(2002年11月29日逝世)就是这样一位充满正义感的日本人,他起诉日本政府对他编写的高中历史教科书提出不合理修改要求,开始了他与右翼历史观长达30多年的斗争。日本文部省在审定历史教科书时,曾要求执笔者家永三郎对《日本史》一书中的8处记述进行修改和删除。例如对“南京大屠杀”,文部省要求加入日军的行为“发生于混乱之中”、并要求删去关于日军“强奸中国妇女”的内容。此外,文部省还要求删除有关七三一细菌部队的记述。家永三郎对此举不服,并于1984年状告文部省。这场针对“教科书审定违宪”的诉讼得到了200多名历史学家的支持,并且迅速影响到了出版界、法律界、政界,后来演变成了一场有关日本历史观的大论战。

  打断东北工业化进程

历史教科书

  晚清时期,中国东北就出现了官办、官督商办、官商合办、商办等形式的企业。官办企业具有官僚资本主义性质;官督商办、官商合办企业具有两重性,以官僚资本为主体,兼有民族资本成分;商办企业具有民族资本主义性质。当时,官办企业以吉林机器局、奉天造币厂、阜新县新成窑、漠河金矿、吉林三姓金矿等为代表。

2005年4月5日,日中韩三国通用历史教材委员会等16个民间团体在日本教育会馆举行记者招待会,抗议文部科学省审定通过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严重歪曲历史的教科书。图为日本"儿童与教科书全国网络21世纪"事务局长俵义文在会上发言。

  民国建立后,东北工业出现了官僚军阀资本。奉系军阀时期,东北逐渐形成了官僚资本和民族资本长足发展的工业格局。奉系资本以东三省兵工厂、东北大学工厂、皇姑屯铁路工厂、奉天迫击炮厂为代表,民族资本以大亨铁工厂和顺兴铁工厂为代表。截至1932年,东北官僚资本、民族资本经营的工厂达3081家,占东北工厂总数80%,涵盖金属工业、机械器具、窑业、纺织、制油、食品加工等行业。总体上,这一时期形成了以沈阳、大连、哈尔滨和图们江流域城市为中心的民族工商业初步发展的工业格局。作为工业化标志之一,铁路在这一时期也有了长足发展。除满铁经营的铁路外,奉系军阀、官僚资本和民族资本也修建了一批铁路,“自1921年2月至1931年9月,使用本国资金和技术修建的铁路营运里程共计1521.7公里”。

1982年春,经日本文部省提出修改审定的一批教科书,其中有关近代、现代史的记述部分,不少内容歪曲史实,隐瞒真相,企图为日本军国主义一手发动祸及整个亚太地区的那场侵略战争开脱罪责。例如将对别国赤裸裸的侵略篡改成含糊其词的“进入”等等,从而严重地伤害了受到侵略祸害的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这件事理所当然地激起有关国家人民的强烈义愤,也遭到日本人民和朝野有识之士的同声谴责。

  总之,在奉系军阀时期,东北工业遍布轻、重、矿业等领域,初步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民族工业体系,工业格局初具规模。然而,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整个东北,实行严酷的经济统制政策,强行打断了东北原有的工业化进程,东北原有的工业被日本侵略者纳入其殖民工业体系之中。

当时,中国政府严正指出:承认不承认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是两国关系中的一个原则问题。“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严肃对待历史事实,汲取有益教训,并以此正确地教育子孙后代,才对日本自身有利,中日友好关系也才能顺利、持久地发展下去。

当时的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发表谈话说:“日本政府在日中联合声明中写入‘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与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这一认识迄今没有丝毫变化。”谈话还表示:“日中联合声明的这一精神,在日本的学校教育和审定教科书时,理应受到尊重。日本将充分倾听中国等国对我国教科书中有关此类问题的批判,并由政府负责纠正。”

1986年还曾出现过一次右翼修改教科书的高潮,遭到日本国内以及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制。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战后出生的第二代右翼分子为后台,右翼学者成立“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开始编写新的历史教科书。1999年1月,文部省修改教科书审定规则。

21世纪开始,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在各地活动,连同某些出版社动员教科书作者删除从军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的内容。2001年在6家出版社的版本中,有4家将南京大屠杀的具体数字抹掉,还有两家出版社将南京大屠杀的表述篡改为“南京事件”,而有5家出版社删除了“三光政策”。更有甚者,2001版的新教科书中竟然称中日历次战争责任都在中国,入侵亚洲各国是为了“解放”亚洲,“造福”亚洲。

2005年4月,日文部科学省审定通过由“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扶桑社出版的新历史教科书,但由于此书严重歪曲历史、美化战争,招致海内外众多抨击,没有被广泛采用。2009年4月,由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成员执笔、自由社出版的中学历史教科书获得通过。根据规定,这本教科书将从2010年春季开始投入使用。


扩展阅读

关于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

一、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由来已久

关于日本历史教科书事件,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自从19世纪末日本走上向外扩张侵略道路以后,一小撮军国主义右翼势力就一直鼓吹一种“皇国史观”,叫嚷“侵略有理”“侵略有功”,鼓吹“王道乐土”,使日本终于成为军国主义的侵略国,亚洲战争的策源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就凭这种反动的理论,蛊惑国民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对中国、朝鲜半岛、东南亚国家以及太平洋地区的疯狂的侵略战争,妄图建立日本军国主义的“大东亚共荣圈”。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成为战败国,在战胜国敦促下,对日本教育进行了改造,一度沉重打击了妄图恢复和继续推行军国主义教育的右翼势力。当时改革措施包括:要求日本修改军国主义为中心的教育内容,禁止传播军国主义的“皇国史观”的思想,有力地限制了日本军国主义教育的发展。

但是,战后以来,日本右翼势力一直对教育改革强烈不满,总是处心积虑地妄图恢复以往的反动的军国主义教育。自20世纪50年代以后,几次掀起复辟军国主义思想的反动浪潮。1955年,日本右翼势力就提出“教科书问题令人担忧”的荒谬论调,对战后教育改革表示不满,蓄意恢复战前的军国主义教育制度。1982年,又出现了日本篡改历史的严重事件。当时的日本文部省对送审的高中二、三年级历史教科书进行了“修改”,竟把对别国的侵略一概改称为“进入”,把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战争改为“全面进攻”,同时对被国际社会所公认的南京大屠杀等内容进行淡化和删改,妄图使后人忘却那一段日本军国主义罪恶的侵略史,为军国主义势力和法西斯分子开脱罪责。理所当然,1982年那次逆流,受到了世界各国尤其是东亚各国人民的正义批判。当时我国政府曾严正指出,这种歪曲历史的做法,实在令人愤慨。1982年8月13日,中国教育学会历史教学研究会理事长苏寿桐先生,在回答新华社记者访问谈话中,代表全国数十万中学历史教师,郑重声明:“对于一切篡改、歪曲历史事实的教科书,我们历来是反对的。”他认为:“中小学历史教科书的编辑工作者历来认为,教科书是教育下一代的重要工具。历史教科书的内容必须信实无误,才能起到良好的作用”。①在亚洲各国人民和日本国内的强大压力下,日本政府被迫对教科书作了适当修改。但是,过了四年,1986年,日本政府企图再次篡改教科书中有关侵略战争的内容,这一次逆流也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受到阻遏,90年代的历史教科书开始写进侵略战争的史实。

到了世纪交替的时期,日本右翼势力在政府的纵容下,又一次掀起篡改和歪曲历史、妄图为军国主义侵略开脱罪责的反动浪潮。2000年4月,日本政府开始征集2001年审定、2002年使用的中学历史教科书稿,经过一年的审查,有八家出版社的书稿被批准放行。这些教科书在对过去侵略战争史实的描述上都有淡化和篡改,其中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右翼集团一个称为“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 的组织,向日本政府提交了一本《公民》、一本《历史》教科书,书中公然叫嚣“侵略有理”“侵略有功”,而且把罪恶滔天的日本法西斯侵略罪行说成是正义的“民族解放战争”,将双手沾满被侵略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美化为“自存自卫”的“为国献身”的功臣。这样,所谓日本历史教科书事件愈演愈烈,目前已形成国际性的大波澜,成为严重的国际政治事件。以曾经在侵略战争中亚洲各被害国为一方,日本政府和日本右翼势力为另一方,展开了一场正义进步势力和复辟日本军国主义的反动逆流的大论战。在日本国内,也形成进步正义反战力量和右翼势力的一次大较量。自今年4月3日日本政府悍然宣布“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的历史教科书审查合格后,日本国内立刻有12个民间团体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抗议。他们呼吁日本各地方学校拒不采用这本“战后最坏的历史教科书”。②

二、“新”历史教科书究竟宣扬哪些荒谬观点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9778威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