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长风2012秋拍 重现“红”时代旋律

新金陵画派一代宗师钱松喦革命佳作即将登陆九月荣宝斋(上海)首届四季拍卖会。钱松喦与傅抱石共同创立了享誉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新金陵画派”,行万里路书写祖国河山,享誉一时。他以大胆设色的《红岩》著称画坛,此次亮相荣宝斋(上海)的《工业城如在画中》也属于革命题材。只不过前者率意大气,而后者更注重细节的刻画与场景的营造,这也是反映了钱松喦老先生艺术成就的两个不同的侧面。与之风格迥异的《拟清湘老人意》是钱老的清新小品之作,设色清新淡雅,结构用意讲究。

2012年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那次讲话,指明了中国文艺的发展方向,强调文艺工作者必须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熟悉工农兵,转变立足点,为革命事业作出积极贡献。在毛泽东的影响下,在延安和解放区不断酝酿成型的新的艺术、新的风格、新的样式逐渐成为画坛主流,新中国成立以后,那种追求古意的文人画风格与新时代显得格格不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新中国要求艺术反映现实生活并为人民服务,并对中国画提出新的要求,从脱离现实人文的闲逸状态中,改变为关注和表现现实人文,并为现实服务的一种工具。

图片 1

为应对现实状况,老一辈国画家也开始创作一些反映现实生活的新国画,访名山览大川,拜谒革命圣地,由最初的革命圣地写生,到后来的专门以革命圣地为题材的创作,为60年代以后的山水画的出新和发展开辟了一条通途。从思想改造到创作题材、技法的创新,正如傅抱石所言“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

钱松喦 《工业城如在画中》 50x82cm 镜心 设色纸本

在改造国画的现实中,艺术家以生活为源泉,为人民而创作,涌现了充满生活气息、洋溢时代精神的精品力作。近来,当人们逐渐摆脱了因受政治苦难而烙上的政治化的情结之后,属于那个政治化时代的艺术,突然受到了新的追捧,重要的是它特有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重新被发掘。

钱老六十岁后壮游河山,此番偶居太湖之滨,灵感迸发,属于南方的《工业城如在画中》便由此诞生。此幅《工业城如在画中》构图视野非常开阔,气象万千。远景山如卧龙盘踞,龙躯绵延不绝,有磅礴之势。其中植被设色考究,细笔点点,墨色浓淡有序。太湖之滨,尚无类似工业之属,却可见在那一代人的心中,国家早日实现现代化真是重于泰山、渴慕至极!先生的《工业城如在画中》充满了艺术魅力,不仅是其细笔大景的境界,他将深厚的笔墨语言与景观的意境巧妙融合,显示出超强的驾驭题材能力,并与现实希望完美结合,使传统题画形式在新的画面中恰到好处地运用,反映了先辈们深埋其中、延续至今的建设祖国的豪情。

2012年北京长风秋季拍卖会在“世家元气”专场,特别策划推出“时代旋律”为主题的特色拍卖,其中包括新金陵画派代表艺术家傅抱石、钱松喦、宋文治、魏紫熙的作品。

钱老作为新金陵画派一代宗师,每平尺均过双十之数,而其反映祖国山河的画作最受追捧。在2011年6月6日北京匡时春季拍卖会上,人物画《画好祖国山河》以143.75万元成交。这幅融合革命情怀的山水画,在这样的市场序列中就显得尤为特殊与珍贵。

钱松喦 《桃花源》

1960年初,钱松喦随江苏省国画院旅行写生队去苏州太湖洞庭东山等地写生体验生活。此幅《桃花源》题材正是这一阶段的反映。阳春三月,钱氏以“蕴熙春色”对比“电戽机场丰乐声”,以桃花盛放景致来衬托农耕繁忙景象,也是山水画自我创新的又一次新的探索。

钱老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1978)开始指画尝试。此幅的独特之处在于题材是新的,表现手法更是新的——以作者从未尝试过的指画语言来表现新时代的现实生活。驾驭题材的能力与现实希望相结合,深厚的笔墨语言与时代要求相吻合,展现出钱老“曾经沧海知清浊,先买朱砂画太阳”的艺术情怀。

图片 2

lot270 钱松喦 《桃花源》 44×34cm 纸本镜心 20世纪70年代末

出版:1、《钱松喦画集》(下卷)第371页,漓江出版社 2007年7月第一版。

2、《钱松喦八旬后指画集》第5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3年。

钱松喦《鹅潭映月》

以写生为基础的山水画革新,自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及大刀阔斧的实践,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新生与发展,在八十年代末,以风光名胜写生来反映新中国人民生活的美好幸福是题材创作的重要方式之一。钱松喦晚年这幅《鹅潭映月》恰是歌颂祖国河山新面貌、中国画革新的新篇章。

鹅潭映月为广州羊城新八景之一,潭上设有酒舫,临江把盏,颇饶诗趣。钱松喦于一九六二年初赴岭南写生,感慨今日人民生活之美好,得此诗稿,晚年以此诗意作画,构图独特,笔墨苍厚,境界清新,甚是惬意。

图片 3

lot385 钱松喦《鹅潭映月》 88×46cm 纸本立轴 霍宗杰旧藏

宋文治《水电站》

此幅为宋文治先生写生创作画。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山水画用传统画法表现崭新内容成为艺术创作的时代主题。

宋氏生于江苏太仓,与“娄东画派”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承继“四王”浅绛画法,突出黄子久的“逸迈”品格。宋文治以“四王”的浅绛法,巧妙地表现时代的新题材。景色峰峦浑厚,草木华滋掩映,又不失新时代建筑恢宏的革命建设豪气。“清新隽秀而不轻佻,隽秀中又有苍沉。”在新的审美观照下,反映新中国现代化建设和时代发展的题材创作赋予画家新的构思与创作空间,继而“以完全崭新的姿态出现于中国画坛”。

上款“独峰”,即黄独峰(1913-1998),名山,号榕园,又号五岭老人,广东揭阳人。著名中国画画家。师从邝碧波、高剑父等治艺。1946年在广州与马小进等组织“越社”;并与高剑父创办南中美术专科学校,任教授、国画系主任。1948年创办《时代艺术月刊》;组织“丹荔社”。1950年在香港入张大千门下。1952年定居印尼。1959年在棉兰创办“中国画院”,其画在东南亚享有盛誉。1960年回国,在广西艺术学院任副教授、教授、美术系主任、副院长等职。1961年以来,曾任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广西政协副主席;第二届全国侨联委员,第三届全国侨联常委,广西侨联主席;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常委,致公党广西区委会主任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理事,广西美协副主席、主席等职。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长风2012秋拍 重现“红”时代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