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租赁谁怕谁跑了? 前景“雾里看花”

图片 1 观众在美术馆参观西班牙画家水粉作品。 图片 2 画家钱流在上海的画展现场,一位观众正在拍照。 图片 3 一名摄影记者在苏州博物馆 沈勤个展现场。

图片 4  一名摄影记者在苏州博物馆 沈勤个展现场。图片 5观众在美术馆参观西班牙画家水粉作品。图片 6画家钱流在上海的画展现场,一位观众正在拍照。

  早在2006年,北京、上海开始兴起艺术银行,主营业务就是艺术品租赁。这个起初就被业内人士“猛烈”讨论的话题,始终没有走出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然而近日,在苏州举办大型画展的半兮艺术三年前成交的一单大型书画租赁刚刚续约,让这个跨越十年的老话题,再次被提起。艺术品租赁到底有没有前景?还是依然“只是看上去很美”。

早在2006年,北京、上海开始兴起艺术银行,主营业务就是艺术品租赁。这个起初就被业内人士“猛烈”讨论的话题,始终没有走出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然而近日,在苏州举办大型画展的半兮艺术三年前成交的一单大型书画租赁刚刚续约,让这个跨越十年的老话题,再次被提起。艺术品租赁到底有没有前景?还是依然“只是看上去很美”。

  第一单项目成交被称“奇葩”

第一单项目成交被称“奇葩”

  “我们之前做的一单书画租赁项目,对方刚刚又续约了。”告诉记者这个消息的,正是半兮艺术的王先生。2011年,在全国艺术品租赁悄无声息、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半兮艺术在上海正式涉足这个领域。“2011年公司开始做,2012年就成交了一单,承接了北京一金融机构一整栋大楼的艺术品租赁,而且是个大单,因为光是租赁费就有100多万。这也是里程碑式的一个项目。”王先生介绍说,从那时之后,2013年陆续也有一些业务上的咨询和成交,但规模都不大。

“我们之前做的一单书画租赁项目,对方刚刚又续约了。”告诉记者这个消息的,正是半兮艺术的王先生。2011年,在全国艺术品租赁悄无声息、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半兮艺术在上海正式涉足这个领域。“2011年公司开始做,2012年就成交了一单,承接了北京一金融机构一整栋大楼的艺术品租赁,而且是个大单,因为光是租赁费就有100多万。这也是里程碑式的一个项目。”王先生介绍说,从那时之后,2013年陆续也有一些业务上的咨询和成交,但规模都不大。

  纵观从2006到2012年的艺术品租赁市场,开始是“雷声大、雨点小”,到后来“偃旗息鼓”连“雷公”都不知去向。“几乎没有成交或者说就是没有成交。”王先生说,北京一家艺术品租赁公司在网站上打出服务是这样做的:向客户收50%的押金,年租金36%。“这样的条件,完全是不靠谱的,收了押金和租金,相当于客户已经付了这个作品的86%。以前租画,出租方怕承租人跑了,而现在是承租人怕出租人跑了,因为你收了这个作品86%的费用,已经是个不错的价格了,假如跑路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你说,这种方式会长久地经营下去吗?即便是上海、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关于书画租赁就没有成交的。”

纵观从2006到2012年的艺术品租赁市场,开始是“雷声大、雨点小”,到后来“偃旗息鼓”连“雷公”都不知去向。“几乎没有成交或者说就是没有成交。”王先生说,北京一家艺术品租赁公司在网站上打出服务是这样做的:向客户收50%的押金,年租金36%。“这样的条件,完全是不靠谱的,收了押金和租金,相当于客户已经付了这个作品的86%。以前租画,出租方怕承租人跑了,而现在是承租人怕出租人跑了,因为你收了这个作品86%的费用,已经是个不错的价格了,假如跑路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你说,这种方式会长久地经营下去吗?即便是上海、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关于书画租赁就没有成交的。”

  然而半兮艺术为什么能成交?“我们只做金融机构,而且不收押金。”仅这一条,半兮艺术就被业界称为“奇葩”!“不收押金,也不担心对方跑掉。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选择金融机构的原因,金融机构一般不轻易搬家,也不会轻易申请破产,而且金融机构内部的温度适合艺术品保存,安保条件也非常好。”王先生的介绍让人恍然大悟,他们对这个行业、这个领域分析得太仔细了。“不仔细分析不行,在做这些艺术品租赁的过程中,我们碰到过数不清的细节问题。”除了大型金融机构,也有中小型客户找上门,但是体量都不大,也就两三层楼面。王先生说,这种体量接了也不划算,因为服务成本太高,在租赁之前都要做整套的陈列图,整体陈列方案非常繁琐,时间跨度也特别大,反反复复地修改,实在劳心劳力。

然而半兮艺术为什么能成交?“我们只做金融机构,而且不收押金。”仅这一条,半兮艺术就被业界称为“奇葩”!“不收押金,也不担心对方跑掉。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选择金融机构的原因,金融机构一般不轻易搬家,也不会轻易申请破产,而且金融机构内部的温度适合艺术品保存,安保条件也非常好。”王先生的介绍让人恍然大悟,他们对这个行业、这个领域分析得太仔细了。“不仔细分析不行,在做这些艺术品租赁的过程中,我们碰到过数不清的细节问题。”除了大型金融机构,也有中小型客户找上门,但是体量都不大,也就两三层楼面。王先生说,这种体量接了也不划算,因为服务成本太高,在租赁之前都要做整套的陈列图,整体陈列方案非常繁琐,时间跨度也特别大,反反复复地修改,实在劳心劳力。

  细分到只做金融机构,收益就不仅仅局限在租赁费上了。承接了大型金融机构的半兮艺术,除了在机构内陈列画,还以租代售。“金融机构的客户容易续租,顶多是调整一些画,或者换换地方,而且有些画会被企业高管自己买回家,促进艺术品的流通。”

细分到只做金融机构,收益就不仅仅局限在租赁费上了。承接了大型金融机构的半兮艺术,除了在机构内陈列画,还以租代售。“金融机构的客户容易续租,顶多是调整一些画,或者换换地方,而且有些画会被企业高管自己买回家,促进艺术品的流通。”

  苏州也有意向,但“流产”了

苏州也有意向,但“流产”了

  艺术品租赁除了以租代售,还是一种展览方式、传播方式。既赚到租赁费,还能卖画,听上去很美,但为什么没有蓬勃发展呢?从流行之初,很多业内人士就不看好这种方式。时至今日,一些在艺术界、收藏界浸濡多年的专家,依然对此“不感冒”。

艺术品租赁除了以租代售,还是一种展览方式、传播方式。既赚到租赁费,还能卖画,听上去很美,但为什么没有蓬勃发展呢?从流行之初,很多业内人士就不看好这种方式。时至今日,一些在艺术界、收藏界浸濡多年的专家,依然对此“不感冒”。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品租赁谁怕谁跑了? 前景“雾里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