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拍卖的法律制度与技术阻却

改革有悖司法解释的基本原则和精神

近来,一则法院在淘宝网进行司法拍卖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广泛争议。如何评价这一活动,笔者认为有必要对网络拍卖的状况进行充分的探讨。

最近,浙江法院与淘宝网合作,开通网上司法拍卖平台,采用有别于传统现场拍卖方式的纯网络方式开展司法拍卖,这一事件引起社会热议。我认为司法拍卖有其特殊性,纯网络形式并非司法拍卖的最佳模式,浙江高院的改革模式值得商榷。

目前网络拍卖主要有3种形式:一是由拍卖公司自行开办网站,在其网站主持拍卖;二是拍卖公司和网络公司合作,将其既有拍卖业务通过网络来进行;三是网络公司在网络上为买方和卖方提供交易平台服务,而由卖方和买方依据软件既定程序进行网络拍卖,网络公司本身不介入双方交易。由此,网络拍卖因其参与者不同可分为委托网络拍卖和自行网络拍卖。法院与淘宝网的合作显然应当归结为第三类。只在这里,卖方变成了国家司法执行机关,由此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就在情理之中了。

1991年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财产被查封、扣押后,执行员应当责令被执行人在指定期间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规定交有关单位拍卖或者变卖被查封、扣押的财产。”该条规定首次正式确立了人民法院在民事执行中的强制拍卖权。但是由于当时我国的拍卖业刚刚起步,也没有明确的法律对拍卖活动予以规范,因此在1998年之前,司法强制执行中被执行财产变现仍然延续传统的协商变卖的方式。

按照我国现行的民事诉讼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强制拍卖的相关规定,司法委托强制拍卖只能由人民法院委托经过特别行业管理部门批准并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的特殊市场主体,即拍卖公司进行市场化交易,并必须在人民法院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现场监督下进行。而与之相对应的任意拍卖是指拍卖主体按照拍卖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惯例,将特定物品或者财产权利交出由竞买人公开竞价后,卖与最高应价者的拍卖活动。

1997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生效施行,拍卖这种具有公开、透明特征的财产变现方式明显优于人民法院习惯上采用的变卖方式。为了增强司法强制执行的透明度和提高财产变现的效率,最高法院在1998年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明确提出了“拍卖优先原则”和“委托拍卖原则”。该规定第四十条要求“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的被执行人财产进行变价时,应当委托拍卖机构进行拍卖。”

因此,不要说淘宝网在司法委托强制拍卖中不具有合法的交易主体资格,即使只是作为司法委托拍卖的交易平台,也大大超越了司法委托强制拍卖的严格程序控制和监管。

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先后与2000年、2005年、2009年、2012年出台有关司法拍卖的司法解释,都坚持了委托依法设立的拍卖企业进行司法拍卖的原则和规定。浙江宁波北仑区法院和鄞州区法院最为基层法院,在司法拍卖中理应遵守和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其与淘宝网合作开展的网上司法拍卖显然与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是相悖的。

事实上,在网络交易中需严格的程序设定和制度监管,这对世界行政监管和司法监督都是个难题。即使是美国这样较为成熟的法治国家也对网络销售中的监管和税收显得束手无策。因此,试图完全借助网络平台实现具有极强的司法执行程序特征的网络拍卖进而实现交易公平、透明、标的价值最大化,为时尚早。

改革设计牺牲了买受人的权益

国家对拍卖企业监管更为严格

纯网络拍卖忽略了“拍卖”的本质属性,即拍卖本质上属于商事交易,是由买卖双方进行的活动,卖方的瑕疵担保责任是保证交易顺利进行的前提条件。浙江的改革将使得买家利益得不到应由的保障。

在我国现行的市场规制法律制度中,对于市场主体所从事的行业以及所生产、经营商品的不同类别进行了严格的划分,对于一些有关国计民生、国家安全、经济安全、金融安全的特殊商品及服务施行更为严苛的特别行业企业的监督和管理。例如:新闻、出版、金融、医药、烟酒、房地产、航空等等,拍卖企业也位列其中。对于特行企业的监管,严格的审批,程序制度化管理是其突出的特征。自然,作为国家机器的公权力的司法机关在履行极具国家强制力保障的司法执行权时,情况更加特殊。较之对一般特行企业的监管具有更严格的履行标准和程序执行原则。为了依法规制拍卖活动,我国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以对司法拍卖活动的全过程进行了明确的规制,如若照着现在法院的尝试推广下去的话,需要特别程序对特别行业进行严格程序监管的市场规制体系将受到颠覆。

笔者认为,即便淘宝网取得了拍卖经营许可证,也只能开展司法拍卖以外的拍卖,而不适宜采用纯网络的方式开展司法拍卖。纯网络拍卖是电子商务的一种,主要表现为C2C模式,即买卖双方在网络平台上采用竞价的方式进行交易。在这种模式中,买卖双方的身份是非常明确的,交易成功后买卖双方之间建立买卖合同关系,卖方对其出让的财产依据合同法等法律向买方承当瑕疵担保责任。

淘宝网司法拍卖有违我国现行法律、法规

司法拍卖有其特殊性,司法拍卖的决定权属于人民法院,具有公权力性质,但拍卖本身是一种买卖活动,属于私法范畴,应由合同法等民事法律调整。在司法拍卖中,被执行人丧失了财产处分权,不是司法拍卖中的卖方,而人民法院作为执行主体行使拍卖决定权,但也不是民事活动性质的拍卖中的卖方。在淘宝网组织的司法拍卖中,淘宝网声称自己“只是交易平台,法院才是出让人”的观点更是错误的。

淘宝网上司法拍卖活动与我国现行多部法律、法规冲突,从而导致有法不依和适用法律的混乱。

事实上,在浙江采用的纯网络式司法拍卖模式中“卖方”是缺位的。由于没有与买方建立买卖合同关系的“卖方”,拍卖成交后买方的瑕疵担保权将会落空,如果发现了标的瑕疵,买方既不能诉淘宝网,也不能将法院作为被告起诉,将处于告诉无门的尴尬境地。

首先,违背了我国民诉法规定。我国1991年颁布的《民事诉讼法》第226条规定:“财产被查封、扣押后,执行员应当责令被执行人在指定期间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规定交有关单位拍卖或者变卖被查封或者扣押的财产。”该条规定首次正式确立了人民法院在民事执行中的强制拍卖权。但是,如何具体实施司法拍卖活动,还要按拍卖法和最高院相关司法解释来依法进行。目前淘宝网上的司法拍卖活动,实际上就是违反了我国现行的《民事诉讼法》及相关规定。

浙江司法拍卖改革模式的设计过于理想化,是在假定拍卖不会带来新的纠纷的理想思维下设计的,否定了司法拍卖本身的商事交易本质,忽略了对买受人权益的保障,是很难行得通的。

其次,违反了《拍卖法》相关规定。我国拍卖法规定,拍卖活动必须由拍卖企业举办。若在网络拍卖过程中出现争议将导致淘宝网作为“平台”和人民法院都没有民事诉讼的主体资格,导致原本可由民事诉讼解决的纠纷只能通过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来解决。大大增加了当事人的维权成本和维权难度。监督法院比监督拍卖企业更困难。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拍卖的法律制度与技术阻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