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宝斋(上海):李可染《牛背闲话》赏析

牛是李可染先生一生喜爱描绘的对象,从40年代开始,一直到他生命结束,他画的牛不计其数,人们把他的牛,同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并称为20世纪“中国水墨四绝”。李可染先生晚年斋名曰“师牛堂”,对牛给予人者多取于人者少、只知奉献不讲回报的精神极力推崇,以此寄寓民族对坚毅勇敢、奋发图强精神的追求。在描摹也为后人留下了赏心悦目的田园之歌。

牛是李可染先生一生喜爱描绘的对象,从40年代开始,一直到他生命结束,他画的牛不计其数,人们把他的牛,同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并称为20世纪“中国水墨四绝”。他的牧牛图系列以轻松愉悦的节奏,编写了赏心悦目的田园之歌。

《牛背闲话》是李可染先生牧牛图中的代表作之一,为新加坡著名收藏家陈剑敦的旧藏。画面下方描绘的是两个牧童水牛放牧的情形。左边的牧童握着缰绳,趴在牛背上。右边的牧童背着着小斗笠,骑着水牛,似乎在和朋友侃大山。牧童坐下的水牛都歪着头偏向一方,似乎有鲜嫩的青草吸引了它们的视线,着实有趣。作品中牛的形体结构虽然只是由淡墨描绘,但是墨块交代清楚,苍老劲健,再用略浓的墨线钩勒牛背,加上浓墨绘画牛角、嘴和眼,极富力度,充分体现了水牛强韧的筋骨,和牛形体的厚重。可染先生画牛喜用凝重缓慢行笔勾画出躯体的轮廓线条,而这正是书法入画的表现。画的上方柳枝飘扬,叶芽点染,均为枯笔成就,轻松写意。李可染先生曾说 ,意境就是景与情的结合,写景即是写情。这幅作品良好地表现了春日放牧的情形,水牛的温顺、牧童的快乐扑面而来,情景交融。整幅既有气势,亦有情景,笔墨厚重而通透,实为精品之作。

《牧童牛背画中行》正是可染先生牧牛图中的代表作之一。画面中描绘的是水牛在乖顺地吃草,一牧童坐在牛背上,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提着小斗笠,深深遥望着巍巍青山的情景。李可染先生曾经说过“意境就是景与情的结合;写景即是写情。”而此幅《牧童牛背画中行》正是情景交融的最好诠释。

图片 1

此作为可染先生七十年代所写,作品用笔尚未形成晚期作品中刻意颤笔断笔,强化积点成线的用笔习气,下笔较为自由洒脱随意自然,信手一挥,笔随意走。作品中牛的形体结构虽然只是由淡墨描绘,但是墨块交代清楚,苍老劲健,再用略浓的墨线钩勒牛背,用浓墨绘画牛角、嘴和眼,极富力度,充分体现了水牛强韧的筋骨,和牛形体的厚重。可染先生画牛喜用凝重缓慢的笔法勾画出躯体的轮廓线条,而这正是书法入画的表现。牧童骑在水牛背上的天真烂漫,组成一幅“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的田园景致,抒发了牧童与水牛间的亲密感情。画家只有在充分体味到农村生命的绿色意境,才能找寻出如此绝妙质朴无华的绘画语言。

李可染 《牛背闲话》 68×45cm 设色纸本 立轴

而山水一直是可染先生终生探索和反复研习的画种,成就也是其最大的。画面的右上方为巍巍山川,山势迎面而来,用沉涩的笔调一寸一寸地刻画出来,密密麻麻地深入到画面右上方的每一个角落,在小小的空间上,表现出最大最丰富的内容。画面署“牧童牛背画中行。一九七九年可染。萧萧儿媳存藏,可染时在北京。”,寥寥数字既概括了画中表现的主题,也说明此幅作品曾为可染先生送给儿媳妇的精心之作。整幅既有气势,亦有情景,笔墨厚重而通透,当为精品之作。

曾有人这样评价李可染的牧牛图:在牧牛图中的笔墨是最大胆和豪放的,因为画牧牛图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最放松的。因此李可染的一些笔精墨妙之作,常常出现在牧牛图系列之中。可染先生曾说:“天下学问唯老实而勤奋强毅力者得之,机巧不能得也。”这正是李可染一生为人为艺的真实写照。

曾有人这样评价李可染的牧牛图:在牧牛图中的笔墨是最大胆和豪放的,因为画牧牛图的时候,他的心情是最放松的。因此李可染的一些笔精墨妙之作,常常出现在牧牛图系列之中。可染先生曾说:“天下学问唯老实而勤奋强毅力者得之,机巧不能得也。”这正是李可染一生为人为艺的真实写照。

每次拍场出现可染先生的牧牛题材的画作,无不以极高的价位成交。如:上海鸿生2011年春拍《夏阴牧牛图》以347.2万元成交,嘉德2011年春拍《九牛图》以2100万的落槌。这些数据无不彰显着李可染的牧牛题材才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此件《牛背闲话》将在荣宝斋(上海)2012年首届四季拍中亮相,而此件是李可染牧牛题材精品,值得期待。  

每次拍场出现可染先生的牧牛题材的画作,无不以极高的价位成交。如:2011年春拍上海拍场《夏阴牧牛图》以347.2万元成交,2011年春拍北京拍场《九牛图》以2100万的落槌。这些数据无不彰显着李可染的牧牛题材才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此件《牧童牛背画中行》将在荣宝斋(上海)2012年秋拍中亮相,而此件是李可染牧牛与山水相结合题材的精品,值得期待。

图片 2

李可染《牧童牛背画中行》设色纸本 镜心

清代的山水画坛,为统治者所推崇从而占据了主流地位的,是以“四王吴恽”为代表的正统派,三百年间,弥漫于朝野,尤以康雍乾嘉四朝为鼎盛。正统派的由来,是明末的董其昌所倡导。所以,热衷于书画收藏的有识之士皆以收藏董画为荣。董其昌(1555一1636),万历进士,官至礼部尚书,然其书画声名远盖于官名,书画风格清秀淡雅,自立一宗。因此,董其昌被誉为有明朝一代艺术大家。

董其昌的绘画,五十以后遂臻成熟。《舟泊昇山图》作于癸丑年,董其昌时年58岁,此时他正闲居松江,潜心书画,时值他艺术的成熟期,此幅《舟泊昇山图》即在此时所作,题识云“癸丑九月廿四日,玄宰。”与历史记载符合。

观《舟泊昇山图》,通篇不着色,全以笔墨气势取胜,笔致墨韵,拙朴秀润,神气充足。画中山水树石,秀逸潇洒,具有“平淡”而又“痛快”的特点。从这幅画中可以看出,董其昌师法董源、巨然、米芾、黄公望诸家之长,融会贯通于自己的画中。他注重传统技法,功力深厚。他曾说:“余画与文太史(征明)较,各有所长,文之精工具体,吾所不如,至于古稚秀润,更进一筹矣!”这番话,正好说明他在师承古法,继承传统方面,有扎实的基础。当时,有些追随者对他评价很高,认为:“烟云流润,神气俱足,而出以儒雅之笔,风流蕴藉,为本朝第一。”

此幅画中,董其昌用笔生动潇洒,蕴秀雅美,无丝毫雕饰之气,而墨色层次的变化,更有一种韵致与风华隐含其中。此外,构图疏朗,前景与后景的照应安排,暗合云林(倪瓒)遗趣。画面的前景作一隅坡脚,缀以数块丘壑。坡壑上有几棵老树参差而立;后边一片层林,错落有致,烟云流动,充塞渚岸,一间小亭点缀其中,这是仅有的人迹暗示,静中有动,耐人回味。中间水面开阔,不施笔墨,而万顷湖面浩瀚大涯足令观者遐想。后面远山横贯,峰峦小起,烟泽萦绕,隐入天际,可谓是妙造也。董其昌写得一手好字,善于把书法渗透到画法之中,从而使他的画更显清润明秀,具有文人画的显著特点。

此图卷上方董其昌自署行楷书“舟泊昇山湖中,即赵子固轻性命宝兰亭贴处,诘旦,吴性中以颜公真迹见示,为临本二本,因写此图记事,并系以诗。柁楼彻夜雨催诗,果有龙蛇起墨池。要知鲁国挥毫势,但想将军舞剑时。癸丑九月廿四日,玄宰。柁楼彻夜雨催诗,果有龙蛇起墨池。但识将军挥剑势,分明草圣折钗时。甲寅十月重书,玄宰。”流畅的行笔,空灵的行款,那种淡雅幽静的书法,将人们带入一个超越尘世的意境中去。董其昌画面三次题跋,足见此幅《舟泊昇山图》应是董氏心爱的作品。据考证,董氏绘画作品中,若见以小楷题款之作定位董氏精心之作。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荣宝斋(上海):李可染《牛背闲话》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