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月个展:第六天”在京正式拉开帷幕

近日,破碎的偶像王子月个展于广州风眠艺术空间开幕,展出了艺术家2016年最新创作的装置及影像作品。此前,艺术家在梅州驻地两个月,与当地的人、事和本土的环境互动。以下凤凰艺术为您带来中国美院客座教授黄孙权为此批作品所做的自己的解读。

▲ 展览开幕现场,《第六天》,剧场表演,

▲ 展览海报

问题剧场计划北京

关于作者

展览名称《第六天》产生于剧场工作坊的排演过程之中,由于不可抗力,原定计划临时调整,第六天成为了永远不会到来的一天,而这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时空恰好与剧场试图抵达的梦幻共处之境耦合。在展厅中,艺术家王子月将pvc管、广角镜、塑料布、探照灯等日常物集结在一起,不同职业年龄的六位素人演员通过公开招募进入这个空间场景,放松、游戏、表达并发生关系。艺术家希望通过这几个体现当代个体生存现象的样本,把对话交流引入到表演现场,在阐述当代生活碎片式的体验时,从偶然性中提炼出令人惊奇的发现。用艺术家的话来说,空想乌托邦是一种虽不存在却很重要的物体。在开幕表演结束后,个展同名录像作品将在展厅继续展出。

艺术家:王子月

王子月是一名关注当下社会问题和社会现实的多媒体艺术家,多以多频录像、装置、剧场表演为媒介进行创作。曾举办个展诗?小说?,破碎的偶像、没事,隐形的存在在后腰顶你;其创作受邀参加第十届上海双年展、第九届上海双年展特别项目中山公园之《回声》展等群展;作为剧场创作者曾参与创作西岸2013 建筑与当代艺术双年展开幕演出、第十五届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开幕演出等;作为策展人策划展览有实验剧场30年,这也是中国实验剧场自出现以来的第一次总结文献展,同时关注地域拆迁和城市化进程问题所策划的转塘拆迁区驻地创作计划共七期活动等;作为 Capsule Mall剧团的创始人,她试图重建一套跨媒介游戏剧场的实践理论和教学方法,并于2019年受邀为浙江省教育厅艺术委员会全省优秀中小学美术教师培训计划设计授课课程和创作实践。

图片 1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706北三街Tabula Rasa画廊

策展人:姚远东方

2019年8月31日艺术家王子月个展《第六天》在Tabula Rasa画廊正式拉开帷幕,这是继2015年的展览《没事,隐形的存在在后腰顶你》后王子月第二次在Tabula Rasa 画廊举办个展。本次展览作为王子月问题剧场计划的北京站,是一个由剧场工作坊与现场表演、录像、装置、声音作品相结合的综合项目。在本次驻地创作中,剧场作为社会实践的方式,通过激发普通民众的艺术感受力扑捉身处之地的问题和矛盾所在,进而构建一个可以进行对话与想象的新的交汇空间。8月31日开幕当日,个展同名剧场作品也在画廊展厅内同时进行现场演出。

活动信息

作为对照的城市样本,展览也同时展出问题剧场计划的第一件创作案例,艺术家于2018年在日本京都驻地创作的五频录像装置作品《小说?诗?》。作品围绕你希望自己的人生是小说还是诗? 这个由艺术家对京都这所城市的感受生发出的问题,分别营造了五种不同的场景,灵感来源于日本传统建筑的一种有机 的空间流动结构。除此之外,艺术家为此展览创作的一件装置作品《呼吸》和一件由三频录像装置作品《镜子》也在此次展览中呈现。

策划展览有实验剧场30年、转塘拆迁区驻地创作计划活动回顾 策划批注,并于2012年-2014年间策划转塘拆迁区驻地创作计划六期活动。目前生活工作于杭州和北京。

王子月个展:第六天

曾策划《宝藏岩GAPP》,《跨域双城展》,《覹空间》、高美馆的《侯淑姿个展望向彼方亚洲新娘之歌》、高雄市劳工博物馆的跨国候鸟在台湾移工展等项目。

▲《小说?诗?》,五频录像装置,2018,鸣谢京都艺术中心和A4美术馆

黄孙权,高雄师范大学跨领域艺术研究所教授,中国美院客座教授。

▲《呼吸》,声音装置,不锈钢、机械装置,尺寸可变

地点:风眠艺术空间

图片 2

要评价年轻的个展不容易,严厉怕伤了他们的心,赞美怕他们睡着了偷笑。但很多时候我更宁愿相信,年轻人总是创造自己的囚笼来逃离历史的束缚。

展览时间:2019.8.31-2019.9.20

我从台湾来,爸爸是国民党老兵。在这个展场中,我看不到任何熟悉的影像,熟悉的故事。没有那些大历史中翻滚来去的流离颠沛,家庭破碎与爱人远离的故事;也没有想当然的国民党老兵在这里更突显政治困难与生活磨难的故事。我看见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性,沉浸在上述可能发生的无数故事里,然后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并回应历史。《踯躅于干涸的河床》是历史承接之作,她以细微的观察与耐心恢复历史物件,用现代材料支撑即将风化的家具。在仔细构思的草图中,我看到年轻世代的眼睛是如何穿过并承接历史生活遗迹的。《乌有之复活》之作,她将历史写录在集体性身体上的器官重塑,刻板在此有两种意义,既是年轻人不爱谈的爱国,军纪铁律等刻板印象,又是即将消逝的上一代军人秉生存的美德之刻板/复刻,复活有其辩证性。《破碎的偶像承受着太阳的鞭打》之作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因为被钢筋穿透且固定走向的大脚与上头乌鸦的阴影,这形象暗喻对我有点陌生。然而,她不正好揭示了年轻一代艺术家仰望上一辈可能承受的生活桎梏与终点的想象吗?上一代与我们这一代正在被他们总结着。由是,她的作品有某种时刻凝固性。我几乎可以感受到某种共同的情感,共同的遭遇,在两岸之间,在我父亲和我从未谋面的梅州的国民党老兵们之间。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历史即将过去,年轻艺术家在这些作品中呈现了历史的凝固且即将翻页的时刻。正是在此时此刻,我们都进入历史而即将离开了。在展场中,我想起我在高雄眷村采集过田野资料,也带着一群高雄的学生在做眷村保护和田野采访。正是因为我知道一些历史,这凝固时刻对我来说才能共感。我知道它说了什么。这可能是子月新作品动人的根源,因为,她不自觉地将年轻人为历史翻页的力量,转变成为我们追寻自身与历史关系的力量。

展览信息

王子月,艺术家、策展人。2012年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2015年硕士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

▲《镜子》,三频录像空间装置,5分钟,PVC管搭建结构、广角镜现成品数件,尺寸可变

▲ 黄孙权

关于艺术家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子月个展:第六天”在京正式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