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品天价神话的背后9778威尼斯

曾因曲高和寡而备受国人冷落的油画,今年以来行情飞涨,在多个拍卖会上天价频现。业内人士称,炒家和市民的共同追捧,令油画炙手可热。

42岁的独立策展人朱其决心捅破这个圈内的秘密———中国当代艺术品天价神话背后有时隐藏着一些“谎言共同体”。

油画拍卖天价频出

这些“谎言共同体”或曾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天价作局:在当代艺术品尤其是油画的拍卖中,炒家连同拍卖行、画廊或画家本人,将拍卖会当作炒作市场,甚至在买家中安排“自己人”接盘,从而将一张几年前卖10万的作品炒到数千万,而实际成交价远低于此。“国内大部分千万以上的拍卖成交价都是这种虚假价格表演的骗局。”

日前,岳敏君的油画《处决》以293万欧元高价售出,刷新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纪录。

朱其从今年4月起陆续通过博客文章批评这个“谎言共同体”。数家国内拍卖行业人士对此事均不予置评。只有广东省拍卖行有限公司一位媒介经理对本报记者说:“圈内的确不否认有这样的事情存在。”

事实上,今年以来拍出天价的油画并不少见。例如,岳敏君油画《希阿岛的屠杀》拍出3168万港元;方力钧《油画ii》中的一幅拍得60万美元;刘炜风景油画《无烟》以76万美元成交;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以160万美元成交。

朱其的风波,正值风光3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天价神话出现颓势之际。从2008年纽约苏富比春拍开始,张晓刚、王广义、蔡国强等曾广受追捧的“天价王”画家的作品或是遭遇流拍、或仅以估价成交。

五指色画廊老板、国家二级画师何杰介绍,近年油画价格被炒高,5年前花10万元买一幅张晓刚的作品,现在可能获利数百万元;刘小东的油画《儿子》,2000年以人民币15.4万元成交,而在2005年,中国嘉德以198万元高价拍出,5年增值十倍以上。

而在2006年,中国当代油画价格曾以每3个月翻一番的速度缔造了世界艺术品拍卖史上的奇迹。

有统计资料显示,去年以来,全球艺术品平均价格增长28%,上千名艺术家的最高拍卖纪录被刷新。

同时,拍卖巨头苏富比也于8月13日宣布收缩战线。从2009年起将合并现时于纽约等地举行的当代亚洲艺术专场拍卖。鉴于纽约的专场拍卖曾是中国当代艺术火爆的策源地,苏富比的收缩计划被认为是为了应对市场的变化。

炒家入渝批量收画

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否认这一说法:“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不过他承认,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小的调整会继续,“这种下调更大程度上是周期问题。”

油画巨大的增值空间吸引了炒家,一些炒家奔波在多个城市之间,低买高卖吃价差。

“油画黄金”的3年狂飙

风雅艺廊老板、四川美术学院教师郎克敏介绍,重庆有很多青年画家,目前名气不大但画功较好,一些炒家盯准其画作的升值空间,涌入重庆批量购画。通常每幅油画价格在万元左右,拿到北京翻数倍甚至十倍卖出。

朱其1992年起从事艺术批评,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化的20年。他说,20年前,中国当代艺术品是便宜货。

何杰介绍,与北京、广州相比,重庆的油画价格明显偏低。过去炒家到重庆购画,加价卖到海外,现在海外买家搞懂了,直接到重庆拿货。前不久就有法国买家订了十幅画。四川美术学院研究生沈桦称,香港一画廊入渝收购其画作,加价数倍再卖到海外。

从199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起,西方人开始邀请中国艺术家出国参展。与此同时,中国当代艺术品最早的收藏家群体也在外国驻华使馆人士和外资企业人员当中形成。“他们买不起欧洲艺术品,就买中国的。”朱其说。2000年,国内买家开始进场。一个现代艺术市场的雏形形成。

业内人士透露,为让油画升值,有的炒家还暗中运作,安排自己人在拍卖会上出高价,尽管画作未出手,但价格已炒高。

艺术品价格被低估的问题随之显现。原瑞士驻华大使西克那时在中国到处跑艺术村,以几千元买一件当代作品,并曾以80万元收购了国内某装置艺术家的全部作品。

收藏装饰日趋升温

朱其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品虽然在艺术语言上没有超过西方,但表达了中国艺术家群体的创作态度,具有一定价值,“卖两三万是太低了。”

青睐油画的不仅仅是炒家,越来越多的市民将油画当作装饰品,收藏油画等待升值。

价值回归约从2003年开始。此时,中国的新贵阶层已完成原始积累,低迷的股市释放出大量饥饿的游资。人民币升值的预期激发中国资产的上涨行情。在此背景下,当代艺术行情从2005年起发生暴涨,炒作集团开始登场。2006年和2007年的中国当代油画堪称灸手可热的“油画黄金”。

何杰介绍,今年以来,到画廊买油画的市民明显增多,其中不少用于家庭装饰。而非原创油画,收藏价值不高,但装饰效果好,价格便宜,通常在数千元左右。

“谎言共同体”?

“有时尚人士还用油画代替结婚照”,郎克敏说,有新婚夫妇要求画结婚照的,有企业老板出钱为其女儿画肖像的,还有女士指着店内悬挂的一幅人体油画要求换上自己头像,称愿意出5000元。

朱其在博客中披露炒作集团在拍卖会上这样玩“天价作局”:———炒家找明星画家或作品市场价在10万元左右的画家,和他签一个3年协议。画家每年给炒家40张画,3年就是120张,以每张30万到50万的价格收购。———第一年就开始在拍卖会上炒作,将每张30万收购的画的拍卖价标到100多万,两年后再标到500万甚至1000万。炒家安排”自己人”和真买家坐在一起,假装举牌竞拍,制造”抢购”气氛。———炒家在第一年的拍卖会上以高价卖掉1/10的作品,就将成本全部收回。剩下的画在以后的拍卖会上慢慢“钓鱼”。

学生画家月收入上万

按照朱其的说法,这样的“天价画”许多是卖给了房地产、IT、传媒、金融、影视等领域的新收藏家。这些人钱来得快而多,他们也愿意用钱树立中国文化的国际地位。“这种纯真的民族主义情怀被炒作集团所利用。”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当代艺术品天价神话的背后9778威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