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大家陈佩秋:收藏史努比的艺术大家_艺术家

画了一辈子中国画,被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施大畏誉为给中国传统绘画注入时代活力的海派大家陈佩秋,荣获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92岁的陈佩秋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我更有兴趣谈谈创作之外的那些事。而这些不为人所知的陈佩秋创作之外的琐事,也许令读者更觉亲切,更能从中了解到一个杰出艺术家的真性情。

童心与侠气

陈佩秋有颗童心。说起来让人不相信,她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收藏史努比卡通玩具。有一年,陈佩秋到美国探望孩子。跟儿媳妇一起逛商场,在一个专门出售处理商品的超市里看到了一只史努比卡通小狗,陈佩秋一见如故,高兴得不肯松手。从此与垂着两只大耳朵、看上去呆头呆脑,其实心地善良又非常聪明的史努比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看迪士尼的动画片了,当时还配柴可夫斯基、贝多芬的交响乐,非常有趣。后来国内改革开放了,又有机会看迪士尼的片子了。片中的小巫师、小动物、小淘气等,凡是可爱的卡通形象我都喜欢。其中史努比最可爱,跟小孩子一样。后来我只要出国,就去商场找它,买回来充实我的收藏,日积月累,也有百来只了吧。

后来,史努比也在中国加工制造了,陈佩秋买起来就更方便了。有个朋友得知麦当劳有段时间推出吃汉堡包奖史努比卡通小狗的活动,就天天去吃,为老太太吃来几十只史努比,把她乐得合不拢嘴。陈佩秋经常工作累了,就放下笔,拿起史努比搂在怀里,顿感精神一爽。

熟悉陈佩秋的人都觉得她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侠气:豪爽真率,刚强自信,拿得起,放得下,甚至还有点桀骜不驯。凡是她认准的事,总是义无返顾,绝不反悔,别人很难让她回头。

这股在一般女子身上少见的侠气不知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造就。但是,有一点连陈佩秋自己也觉得奇怪,在众多的消遣读物中,她却对武侠小说情有独钟,是个十足的武侠小说迷。她曾经有滋有味地读完了金庸的所有小说。有的小说在国内没有读完,就带在身边,趁到美国探亲时继续看。有一年,一位朋友请她和金庸吃饭。席间,陈佩秋与金庸大谈武侠小说,如数家珍,令金庸对眼前这位心仪已久的女画家啧啧称奇,欣然书写条幅赠送给陈佩秋,以表敬意。无论是早年求学,还是后来画画搞鉴定,陈佩秋都将这种独立特行的侠气表现得淋漓尽致。

9778威尼斯,正本清源鉴真伪

陈佩秋现在已是名满天下的大画家,许多人捧着钱向她求画,还一画难求。但近年来,她又孜孜不倦地执著于中国古代书画巨作的重新审鉴,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在一般人的眼里,陈佩秋有画不作,放着现成的钱不赚,拼命挤进鉴定行当,是想当鉴定大家,还是真的犯了傻劲?

陈佩秋直率地说,她并不想抢鉴定行当的饭碗。只是当前鉴定界随意之风蔓延,学术水平日下,一些画,明明是假的,有人却要说成真的,所以要花些精力去弄弄清楚。要不然,好东西说不好,不好的东西当宝贝,是对历史的不负责,对艺术的不负责,对后人的不负责。她为那些本来是真的却被当成假的东西打抱不平,同样也为那些本来是假的却被珍藏起来的东西而鸣不平。尽己所能,还书画历史以本来面目,这也是对社会的一种回馈。

一位十分熟悉陈佩秋的朋友说,陈佩秋之所以介入鉴定业,既是基于正本清源的历史责任感,也是她个性的自然反映。陈佩秋是一位聪慧并且喜欢挑战自我的艺术家。绘画只是她个人的精神创造活动,而鉴定则是以她一己的智慧与无数古人进行博弈,其中的挑战性和刺激性对她十分有吸引力。

陈佩秋说:我的鉴定和职业鉴定家不同,我是以画家的经验和眼光鉴定书画。所谓画家的眼光就是熟悉绘画本身发展变化的规律,山的皴法,石的点法,水的画法,衣纹的描法各种风格何时出现,何时消失,何人首创,何人继承,何人发展都需了然于胸。前不久,陈佩秋还牵头成立了截玉轩古书画研究社,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才致力于古画鉴定事业,努力将一些中国经典藏品的真伪研究清楚。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海派大家陈佩秋:收藏史努比的艺术大家_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