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香港‧秋拍】「狂飙年代——巴黎的世界

林风眠的静物作品约始于1940年代晚期,自此成为他一生持续创作的重要题材。此幅《绣球花》是林风眠不可多得的一件彩墨花卉静物作品。

9778威尼斯 1

9778威尼斯 2

「本世纪已经进入最后十年,世界艺术变化非常之大,不过六七十年前,我们议论过的事,依然还是我们今天的问题。」这是1990年,林风眠为其文集出版所作之序言中写下的话。转眼,时光又前行了三十载,这句中国现代派艺术先驱生前的「人生总结」一如他所留下的画作般醍醐灌顶。而他所说之问题,便是如何「借鉴西方艺术的方式一扫中国画之积弊,开辟现代主义艺术审美和表现形式、创造属于新时代的艺术」,为其奋战一生的艺术理念。

林风眠 绣球花 彩墨纸本 68.5×70cm

时代比他走的慢

暗色的背景前,一只白色的瓷瓶中插满了正当怒放的各色绣球花,热热闹闹地开散在整个方形画面中,饱满而又鲜活。林氏采用一贯的方形画面,追求最大限度的扩展与最严谨的紧缩,在胀与缩的矛盾搏斗中构成力的平衡。画面色彩格调清新隽永,扑面而来的锦簇花团香气袭人,饱满的花瓣充满生命的律动。粉红、粉蓝、粉紫,各色缤纷统一在画面中,深浅不一的绿色,层层叠压的棕黄、粉蓝、粉绿和粉白,既有统一的大色调,又包含丰富的小色调和色阶层次。在深色的空间背景下,绿叶看似轻描淡写却用一丝不苟的暖调黄线勾勒茎脉,与白瓶的玉润冰清相得益彰,只为衬托满目的绣球玲珑。繁花集中于色彩的表现,色彩的明艳对比并不单调,因为画家特别注重刻画红、紫、蓝间的过渡色,由之凸显那些明亮背后的含蓄,清晰背后的模糊,单纯背后的丰富,它们的特点是微妙、丰富而多变的。

林风眠的破与立

林风眠将墨与彩、东方神韵与西方形式完美统一,整幅作品虽然接近直观印象,却与流行的写实模式保持距离,林氏始终坚持自己的唯美特质和探索热望,执著于对美和生命活力的无穷追求。观赏着画中的空间与生命,面对一片宁静而灿烂的绣球花,眼前仿佛跳动着一簇充满内在情感的光焰。总体来看,本幅作品色彩厚重、笔触宽阔,造型并非任意恣肆,但又区别于拘谨写实的作风,注意细节,注重色调间微妙的平衡,显现出林氏花卉静物作品独特的风格。

身处二十世纪之初剧烈动荡的时代,林风眠自幼对新艺术、新思想充满向往。五四运动(1919年)时期,响应「艺术救国」,他与同学林文铮,常玉、徐悲鸿、潘玉良等成为第一批赴法求艺的中国留学生。1925年,应蔡元培之邀,年仅25岁的林风眠回国担任北平国立艺专校长,随后创办杭州国立艺专,提出「调和中西」的教学宗旨,培养出的得意门生如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相继成为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的巨匠。他毕生坚守自我艺术理想,潜心「中西调和」的摸索,通过吸纳民间艺术并使之与西方现代艺术语言相融合,生成全新的视觉图像,打造出独特个人风格,并将中国画从传统推向现代,在中西融合的探索中结出丰硕成果,其笔下独具神韵的人物、静物、风景也因此成为了中国20世纪美术史上一座令人敬仰的高峰。

可以说,《绣球花》展现林风眠在静物主题的一项大胆创举,画面以近乎墨黑的背景来突显绣球花,打破了向来讲究留白的中国文人画传统,艺术家采用了“计黑当白”的原则,在黑色背景中描绘出绣球花,观者除了明亮的主体外,无法掌握确实的空间感,以此创造画面幽深莫测的感觉。林风眠将绣球花球状的外型简化,强调花朵丛聚与花瓶的圆形造型,花瓣以不透明的颜料相迭形成丰润的立体感,彩色的绣球花与墨绿的枝叶、花瓶的反光与背景的沉黑,在层层掩映下彩度逐渐减弱,形成极为错落有致的色调对比,《绣球花》因而在单纯主题的描写中,清晰展现艺术家对于整体构图造型与色彩的完整考虑。

9778威尼斯 3林风眠、林文铮、吴大羽(由左至右)于巴黎留学时合影

 

巅峰聚首

林风眠花卉题材的特点

50至60年代三大经典题材之作

林风眠喜欢在方形画面中,只容纳一个大图的构图方式,构成大气磅礴之感。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画花的时候,不论是绣球花,剑兰,鸡冠花,大理花,紫藤花等各种盆花,都是在圆形花瓶或花盆上成放射中展开,占满画面,令人感到无限饱满。这些锋利的线并非只是孤立的线,它们是画面几何形态构成的因素。画中花朵枝叶交织错落,不规则中其实有几何的规则,这往往是造型美术的奠基石。正方形画面意味着向四方等量扩展,以求最完整,最充实的内涵。圆形亦是扩展到最大量感的结果。以造型角度看,方与圆近乎等值,给人以重量感,整体感,而有别于传统的中国卷轴画,令人耳目一新。他以西画方式表现花卉作品的现代感。强调绘画性而淡化中国长轴型的文学性。他说:“我为什么都采用方块构图呢?这是中国宋画的传统,我的画用宣纸,毛笔,墨,颜料用不少不透明色彩,可以一遍一遍的盖上去。我重视颜色,也很喜欢用线,我画双鹭不就是采用了瓷器上的线条吗?”

是次秋拍,嘉德香港延续春拍对于林风眠艺术思想的梳理,再次汇聚三件幸免于文革劫难、50至60年代林风眠创作巅峰期之珍稀画作:从融合西方立体主义、彻底颠覆中国传统表现形式的里程碑作品《仙人掌、彩陶与静物》,到其最为人熟知的经典仕女画像《白衣仕女》,直至将中国抒情缥缈的意境与西方富于理性秩序的构图圆熟相融的《鱼鹰》,深刻洞悉该时期林风眠在静物、人物、风景题材创作所经历的突破、消解、直至沉淀的革新演绎。三件作品均首次亮相于市场,由藏家悉心深藏数十载后割爱释出,实属可遇不可求之购藏良机!

9778威尼斯,林风眠画花常以焦点透视,而不大用散点透视;喜欢特写式近景描绘,而不喜欢着墨全景式大场面;重视平面上的形式构成而不着重多层次的虚实重叠,利用形与色的视觉心理效应,求得画面的多样统一,花团画得十分盛开绚烂,花形往上,笔触往上,花瓣带有透明色,使得观者的眼睛得到奇妙的享受。这些以花为主题的作品,画面甜美绚烂,然而在绚烂的背后,是极度盛开之后的必然枯萎,因而,林风眠的花卉作品给人们的感受是一种说不清的沁人心脾和淡淡的哀愁。

9778威尼斯 4

 

9778威尼斯 5

《绣球花》来源介绍

9778威尼斯 6

此幅《绣球花》原为席素华女士旧藏,后经佳士得拍卖转手王良福先生,并由其收藏至今。

立体主义的创新构图

席素华女士是中国老一代建筑师与建筑教育界翘楚冯纪忠先生的妻子。冯家于1956 年结识潜居上海南昌路的林风眠,席素华因雅好艺术,曾拜林风眠门下。林风眠还认当时年仅三岁的冯家女儿冯叶为义女,两家往来密切。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受监禁的林风眠也屡受席素华等人关照。1978年,女儿冯叶跟随林风眠后,自上海迁居香港,照料其晚年生活。席素华与冯纪忠后来也移居美国。

《仙人掌、彩陶与静物》

王良福先生是香港著名收藏家,林风眠在香港的时候,王良福先生以真正大收藏家的眼光和胆略,收藏了林风眠先生那个时期的绝大部分精品。据中侨百货吴棣榕秘书长陈述,王良福先生是他代表中侨百货公司给林风眠于1978 年举办第一次个展时,是第一位向他购买林风眠作品的藏家。自始后,每次举办林风眠展览时,吴秘书务必第一时间通知王良福先生。因此,王良福先生收藏的林风眠作品均属精品。

9778威尼斯 7Lot 37林风眠(1900-1991)仙人掌、彩陶与静物彩墨 纸本 | 一九五二年作| 68×68.5 cmLin FengmianCACTUS, PAINTEDPOTTERY AND STILL LIFEInk and colour on paper | Painted in 1952出版1999年,《中国现代主义绘画的先驱者——林风眠》,加拿大亚太国际艺术顾问有限公司,台北,第173页来源亚洲重要私人收藏估价 ESTIMATE:HK$1,500,000 –2,500,000

创作于1952年的《仙人掌、彩陶与静物》,是目前林风眠传世作品中少数有年代纪录的早期静物精品,更是他自50年代初起,对立体主义实验性表达的关键创作,标志其对中国水墨画形式表达的革新进入至一个全新的境界。

背景中,垂阵线条切割构成墙面与窗户,左右两个「十」字与撑满画幅的大圆勾勒出窗前的窗架和圆桌。倒置的梯形竖立于圆形的左半侧,从底部白网纹样判断,应为半束于侧的窗帘。简化为各种几何形体组合的对象,交错并置于桌案上:扁圆的水果与圆形仙人掌,于上下分别紧贴中心轴线左右;菱形的陶罐与竖方形的盆栽,呈左右水平陈列;陶罐、仙人掌、盆栽、水果,围绕着中间上下交叠的方巾,呈圆形分布,相互辉映,形成「圆中有方、方中有圆」的布局特色。

9778威尼斯 8《仙人掌、彩陶与静物》中的立体几何造型构图分析,方圆矩阵间各有其秩序

造型是构图的主角,色彩亦为其中的一部分。在水果与方巾、仙人掌的处理上,林风眠以绿、黄相对应,左上角窗外的白色天空与右下角的黑色桌面,以及左下角明度较高的白纱窗帘与右上角的黑沉墙面,共同形成明暗对比。白色的背景在整体的灰色基调中显现出颜色的调和之美,而窗外天空中的白云更为画面增添了空间的穿透性与另一空间的想象。

中画之魂,西画之格

林風眠在30年代就研究过毕加索(PabloPicasso)、勃拉克(GeorgesBraque)等立体主义的代表人物,还在其翻译的《一九三五年的世界艺术》著作中,专文介绍了立体主义在欧洲的最新发展。在他的心目中,立体主义是西方现代艺术的主流。50年代搬至上海后,受酷爱戏剧的好友关良影响,林风眠在了解绍兴戏的改良的过程中深受启发,恍然大悟,通过结合立体主义表现手法,找到了弥补中国传统绘画中因着重主观意向的时间性表达而在画面空间张力上的不足。

9778威尼斯 9乔治·布拉克《静物》油彩 画布,116.5×81.5cm,1911年作,法国巴黎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藏

他从静物画入手,将空间纵深结构转化成平面上的层层交叠,通过几何造型的精准布局,墨彩流淌的笔触和素雅的彩色,将中国传统静物绘画素心清雅之韵消解于复杂交错的几何秩序之中。《仙人掌、彩陶与静物》中,各个对象的构成都是经过巧妙安排,无论是前后景的对比色系,又或是画中透过方圆矩阵所形成静态和动态的对立,均以静喻动,展现了蓬勃的生机与生命力。凭借此作,艺术家彷佛在上海小屋中,向观者娓娓道来林风眠的对传统、现代和历史的憧憬时光。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嘉德香港‧秋拍】「狂飙年代——巴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