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名人信札没太多风险

图片 1

回首2012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各方普遍认为市场仍处于调整时期, “腰斩”、“惨淡”、“严冬”、“探底”等词语频频见诸媒体,来形容市场的不景气。从各大公司的成交量来说,确实还没有走出下滑的区间;从普遍的成交率来说,依然低迷;从高价拍品来说,也没有往日的星光灿烂。然而,市场的收缩也不是绝对的,有的公司比如西泠拍卖成交率和成交量依然保持稳定;有的场次比如北京匡时[微博]的“过云楼专场”和“南长街五十四号梁氏藏重要档案专场”依然火爆;有的门类比如信札手稿收藏的热度不仅未现冷却,反而不断升温,亮点迭现。

  张大千的“调皮情信”

2012年信札手稿市场热点回顾

图片 2

2012年1月8日,在南京经典拍卖公司举行的拍卖会上, 1965年高二适致章士钊关于《兰亭序》论辩的一通信札及名家题跋长卷,以563.5 万元成交。

  容庚致张仲锐信函(1948年),王晓强藏,岭南美术馆供图

在接下来的春拍中,信札手稿显示出较强的市场热度。特别是中国嘉德[微博]推出的唐弢先生珍藏的部分信札手稿,受到藏家热烈追捧。其中周作人撰书、鲁迅批校《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以184万成交;“全国首届文代会代表签名纪念册”拍出149.5万;鲁迅、郑振铎编《北平笺谱》97.75万成交;陈毅致唐弢的一封书札以82.8万成交。

图片 3

西泠春拍“近现代名人手迹暨纪念对日抗战七十五周年专场”成交率91.33%,其中孙中山的墨宝《花得东风一夜开》及题跋手卷成交483万元;国民党正面战场各战区司令、抗战名将、政要、抗战事件历史人物等往来信札316通,90万元起拍,184万元成交。

  关山月《读何家英画展诗稿》,家属藏,岭南美术馆供图

秋拍中,近现代名人书札继续受到热捧。中国嘉德推出的103通周作人致鲍耀明书札成交价442.75万元;胡适三首诗稿以195.5万元成交。12月6日举行的北京匡时“南长街五十四号藏梁启超等重要信札手稿”专场拍卖,146个标的悉数成交,很多创出高价。其中,梁启超关于梁思成、林徽因文定礼的信札以379.5万元成交,创下中国近现代信札单封成交价的世界纪录;梁启超反对袁世凯称帝的2页信札,以25万元起拍,最后以356.5万元成交,单页超过170万元,创出中国近现代信札单页成交价的世界纪录。同时,梁启超手稿《袁世凯之解剖》成交价为713万元;《清代学术概论》讲稿以368万元成交;梁启超关于创办《国风报》宣传立宪思想的2页信札以264.5万元成交;梁启超的1页“脱离进步党通告” 起拍价13万元,最后以207万元成交。梁启超信札手稿的高价成交把中国信札手稿的市场行情推到一个较高的水平。

  张大千“调皮情信”高价成交再掀信札热,专家认为:

在12月31日落槌的西泠秋拍中,《西南联大师生致容琬诗文册》80万起拍,最终以345万元成交,成为2012年手稿市场的最后一抹亮色。

  近日,张大千的“调皮情信”在网络走热,并在拍场以超估价百余倍之价成交,使得信札热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中。近年信札的走热在艺术市场深度调整下仍然坚挺,屡屡爆冷并频频高价成交的现象开始引起行内关注,精诚所至拍卖总经理陈绮雯称,“在市场如此深度调整下,信札却屡屡爆冷,值得我们做更深刻的观察。”而岭南美术馆副馆长关坚表示:“收藏关注名人信札是收藏领域趋于成熟理性的一个信号。”中财大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也持乐观态度:“目前的情况并不盲目,信札收藏自古到今都很受追捧。名人信札没有太多风险,只要不假的,就可以去介入。”

图片 4

  关注名人信札是市场趋理性的信号

陈独秀撰书陈独秀致胡适、李大钊信札

  “你的长头发剪了没有,做梦都看你在梳头,我是多么喜欢你的长头发唷。”一件张大千曾经写给日本山田小姐的情书前几天亮相拍场,这一信札最终以38万元人民币落锤,虽然成交价格相对于这两年的其他信札并不算高,但信札“调皮”的内容倒是引起了广泛的热议。也许,信札的魅力正是这样,在近年逐渐被发掘了出来。

图片 5

  而在同一场拍卖中,张大千写给山田小姐的另外两封情信则以86.25万和80.5万元成交,超估价百余倍。

鲁迅、郑振铎编 北平笺谱

  “去年秋拍和今年夏拍,都有爆冷现象,最后成交价均比估价超出十多倍。”陈绮雯说。

信札手稿市场迎来历史机遇

  前年春拍,钱钟书私人书信手稿遭拍,其夫人杨绛表态强烈反对拍卖进行,并诉诸法院,“名人书信频繁拍卖”近年在拍卖圈不绝于耳,也由此引发公众对于书信的文物价值、隐私性质的激烈讨论。

信札手稿虽然收藏的历史悠久,但不属收藏大项,往往附着在书画或古籍文献中,原因就是它的收藏人群不大。为什么收藏人群不多呢?因为信札多属尺翰短简,在唐宋以前就有“艺文之末品”的说法,不仅与占艺坛主流的书画作品难以比肩,而且也不如版刻古籍厚重。至于手稿,根本就是文人著作的草稿,很难保存下来,且艺术性不强。因此,长期以来能够进入收藏者视野的多为那些重要名人的信札手稿,即便如此,它也是收藏市场默默无闻的配角。

  陈绮雯称:“信札热已经持续四五年了,但是在市场如此深度的调整下,它的市场却仍然那么坚挺,成交率那么高,而且屡屡爆冷,这个就值得我们深刻观察。”关坚则认为:“信札的走热,说明收藏界开始真正关心学术了。一些具有社会学、历史学及专业学术研究价值的稀有信札十分值得收藏,升值潜力也十分巨大。收藏关注名人信札是收藏趋于成熟理性的一个信号。”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电脑勃兴,换笔浪潮袭来,手写文本才开始变得稀有起来。“物以稀为贵”。那些带着书写者个性情感的信札手稿渐渐成为收藏者的宠儿,开始陆续进入拍卖市场。九十年代,能够意识到信札手稿收藏价值的人不多,涉足者少,价格不高。偶有拍卖,关注者也不多。比如1994年北京翰海秋拍中有一册15通的徐悲鸿行书信札,估价约10万元,每通信平均6000多元,却遭流拍。这一时期也常有成批的有研究价值的信札手稿被抛到市场上,价格更低,如同废品。那时候开始进入这个行当的人都是先行者,后来普遍成为有实力的收藏家,如赵庆伟、樊建川、方继孝等。

  梁启超信札高价成交催热市场行情

进入新世纪的十年,在中国经济持续多年高速发展的基础上,拍卖市场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加上媒体推波助澜,兴起了新一轮收藏热,信札手稿的收藏热度也随之不断上升,收藏人群逐渐扩大。2002年的中国嘉德秋拍上,“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以990万元成交,打破了当时古籍善本的拍卖纪录。2004年5月北京华辰春拍中,徐悲鸿写给好友郭有守的两封信只有两页,估价6万至8万元,结果以23.1万元成交。

  信札具体从哪一年开始走热,已无从考据,但不能否认的时候,2009年《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以554.4万元成交成为信札市场走热的强大信号。此后,2011年,辛亥革命100周年,民国名人信札的拍卖与收藏也迎来一个高潮。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各大拍卖行都不约而同增设了“纪念专场”,例如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推出的“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名人墨迹专场”、2012年北京匡时推出的“南长街五十四号梁氏藏重要档案”专场拍卖、2013年中国嘉德推出的“凝望百年——政坛、文坛、艺坛名人翰墨留韵”专场拍卖等,将市场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并将手稿和信札从“配角”变成了“主角”,晚清至民国时期名人书札、手稿成为藏家抢购的热门藏品,价格步步高升。

促使信札手稿热度上升的还有一个重要事件,那就是2005年启动的抢救民间家书项目。随着这项活动的持续进行,家书的文化价值开始被人们所认识,甚至普通人的家书也成了需要抢救的文化遗产。于是收藏信札手稿的人多了起来,市场上各类书信手稿的价格急剧攀升。这就导致了一般家庭不再随意处理所保存的书信手稿,即使有的家庭把书信手稿处理了,在被卖到废品收购站以后,其命运也不再是化为纸浆,而是被收购者所拣出,以高出废品数倍的价格转手卖给旧书商,旧书商再加价于收藏市场出售或送往拍卖公司。

  2011年,西泠拍卖在秋拍中推出了郭沫若致日本文求堂的书简230封,包括信封,1800万元起拍,最终以2415万元高价成交。

2009年的拍卖市场也有可以载入史册的事件,那就是中国嘉德春拍中的陈独秀、梁启超、徐志摩等致胡适信札的拍卖。特别是陈独秀等致胡适的13通27页信札成交价达到544.4万元,震惊了收藏界。在11月上海敬华秋拍中,国学大师陈寅恪的112件手稿,成交价是285.6万元,在手稿市场也产生了较大影响。中国嘉德秋拍中,近代佛学家李叔同的77页手稿,拍出了257.6万元。

  2012年1月8日,在南京经典拍卖公司举行的拍卖会上, 1965年高二适致章士钊关于《兰亭序》论辩的一通信札及名家题跋长卷,以563.5 万元成交。梁启超关于梁思成、林徽因文定礼的信札以379.5万元成交,创下中国近现代信札单封成交价的世界纪录;梁启超反对袁世凯称帝的2页信札,以25万元起拍,最后以356.5万元成交,单页超过170万元,创出中国近现代信札单页成交价的纪录。梁启超信札手稿的高价成交,把中国信札手稿的市场行情推到一个较高的水平。

西泠拍卖在2009年秋拍中首次推出“名人手迹 碑帖法书”专场,并创造了100%的成交率。胡适《尝试集第二集手稿》212.8万元人民币,创近现代名人单件稿本最高纪录。2010 春拍,该专场再创100%的成交率,近现代名人信札、手稿的文献价值受到充分的重视。2010年秋拍,西泠拍卖推出了诸多共产党人的罕见墨迹,其中董必武、彭真等共和国元勋致魏文伯信札册以及康生致魏文伯信札分别创造了280万及274.4万的佳绩。

  季涛 职业拍卖师,著有《拍卖师主持教程》、《北京拍卖史话》,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中财大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0年中国嘉德春拍古籍善本专场的李大钊、周作人致胡适关于《新青年》的3封信札45万元起拍,280万元成交;张学良先生定远斋旧藏的李梦阳、王宠等明人尺牍册156.8万元成交。

  对话季涛

2010年12月10日,上海道明秋拍中“听帆楼后人藏宋元明尺牍暨明清精品书画专场”共18件拍品,均高价成交。其中北宋唐坰致胡宗愈《伸慰帖》,估价20万,以9128万成交;南宋范成大的《超然帖》估价20万,5656万成交;北宋司马光的《神采帖》估价20万,560万元成交。该场拍品多数属宋、元、明三朝的名家信札,成交过千万的有6件。明朝以前的信札存世本来就不多,所流传下来的大多保存在一些大的博物馆、图书馆中,民间很少收藏,这批信札集中露面实属难得,高价成交亦很自然。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收藏名人信札没太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