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如何走出寒冬

  今年1月18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了“2015年全国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述评”,其以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匡时等10家拍卖公司为样本,对2015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情况进行分析。截至2015年12月底,我国文物拍卖企业达436家,从业人员6000多人,年成交额300余亿元。从拍卖成交额、成交率等指标来看,持续数年的调整仍然没能走出困境,大型拍卖公司的成交率都有所下降,而中小型的拍卖公司则出现了亏损甚至停拍。从市场结构上看,近现代和当代书画的缩水直接拉动了整体市场的下滑,中国书画成为整体市场下滑的主要因素,对总成交额的影响率高达90.55%。

图片 1

  上述分析体现了我国拍卖市场的宏观现状,这也可以从2015年年末举行的西泠秋拍略见一斑。这季秋拍尽管出现了4件超过亿元的拍品,也有超过15个拍品在专场凭借100%的成交率获得了“白手套”的殊荣,拍卖市场却依然低迷。甚至可以说,艺术品拍卖市场在2011年达到极盛之后一路下行,遭遇了最冷的寒冬。

6件拍品挺进亿元大关,40个白手套专场诞生,中国富豪们在海外拍场一掷千金,2015年的艺术市场看似热闹。但纵观全年数据,大型拍卖公司的成交率都有所下降,而中小型拍卖公司则出现了亏损甚至停拍,市场调整态势依旧持续。

  寒冬,既是冷酷的,同时也孕育着春的希望。各个拍卖行在“苦熬”之余,不得不冷静下来,好好思索,哪些行为应该规范,哪些宗旨应该秉承,哪些形式亟待完善。而这些变化,在2015年的秋拍中也已有所体现。

1停拍

  精品意识永远有市场

近年来,在艺术品市场的持续调整期内,拍品征集难、招商难以及高额的经营成本压力越来越大。2015年上半年,北京新注册拍卖公司的数量比往年明显下降,一些拍卖公司内部不断传出公司裁员、员工辞职、多位主管跳槽、管理层闹矛盾的消息。相比2014年同期,去年北京取消或延迟春拍的艺术品拍卖公司占总量的50%以上,秋拍时这种现象依旧没有改变。在北京有100多家不同级别的拍卖行,而做秋拍的有60-70家,两年前这个数字为110家左右。在市场寒冬期,竞争激烈,货源征集难,买家出手谨慎,自然会淘汰一批中小型拍卖企业。

  业界在深刻反思,内地市场是否因为过多的重复拍卖而让人审美疲劳

2石渠宝笈

  记者了解到,拔得这季秋拍头筹的是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1.84亿元在嘉德“大观之夜”成交,让业界沸腾。以毛泽东《沁园春·长沙》“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意境为题创作的《万山红遍》,是李可染创作生涯的巅峰之作,也是新中国美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

2015年最火爆的展览非故宫《石渠宝笈特展》莫属,展出作品包括《清明上河图》、《游春图》、《伯远帖》等近300件传世珍品。不少参观者从外地赶来,排队8小时只为看到这些名品的真迹。在艺术品市场中,受展览影响,《石渠宝笈》效应也在拍卖场中表现得格外明显:2015嘉德秋拍的董其昌《疏林茅屋图》手卷,收录于《石渠宝笈》三编,以6900万元成交;北京翰海2015秋拍的查士标《烟江独泛》手卷,曾着录于《石渠宝笈》初编,以2300万元成交;2015匡时秋拍“澄道——古代绘画夜场”,赫奕的《烟树山亭》手卷,收录于《石渠宝笈》初编,最终以2553万元价格成交。

  据悉,从1962年到1964年之间,李可染先后共创作了7幅《万山红遍》,其中4幅现存于国家美术机构,其余3幅均曾有过上拍经历。此次成交的《万山红遍》原是北京荣宝斋的旧藏,在2000年由北京荣宝斋拍卖拍出,当年曾以501.6万元的成交价创下李可染单幅作品的拍卖纪录。

3亿元拍品

  在这季秋拍的“大观之夜”现场,李可染《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后,很快便轻松过亿,叫价至1.27亿时杀入一位新买家。经过20多分钟的竞夺后,最终由场外买家以1.84亿元收入囊中。首件过亿元拍品的成交拨动了业界的神经,不少人直呼“暖冬”来了。

2015年共出现了6件过亿拍品。春拍中,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和李可染的《井冈山》分别以2.79亿元和1.265亿元成为春拍过亿拍品;秋拍中,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1.84亿元成交,齐白石的《“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先后以1.15亿元、1.035亿元成交。

  不久之后,齐白石“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十四世纪释迦牟尼佛两件拍品又先后破亿,分别在保利夜场中以1.15亿元、1.035亿元成交。而上海嘉禾拍卖上拍的潘天寿《鹰石图》最终以1.15亿元成交,成为上海拍卖第一件破亿作品。

秋拍中,潘天寿巨幅《鹰石图》于上海嘉禾秋拍以6200万元的价格起拍,经过近20分钟的拉锯战,最终以1.15亿元成交,成为上海艺术品拍卖史上的首件亿元拍品。此消息一出,引发业内热议,在从业者看来,虽然上海出现亿元拍品引来行业“骚动”,但对北京市场影响甚微。

  事实上,天价拍品的出现,无关寒冬、暖冬,精品永远都有市场。中国嘉德董事总裁兼CEO胡妍妍认为,未来五年是艺术品拍卖业结构性调整的关键时期,野蛮生长的时代正渐渐远去,精耕细作的慢生活即将开始。

4白手套

  谈到这季秋拍,还有件拍品不得不提,即莫迪里阿尼创作于1917年至1918年的油画《侧卧的裸女》。2015年11月在美国洛克菲勒中心举行的“画家与缪斯晚间特拍”上,著名藏家刘益谦以10亿元将这幅明星标的收入囊中,不少媒体戏称这是“世界上最贵的女人”。

2015年的拍卖市场共收获约40个白手套专场,其中近20场属于私人珍藏和名人名作专场。在2015年春拍中,北京保利凭借“虚怀斋藏画”等6场100%成交的战果,成为2015春拍“白手套”专场最多的拍卖行。

  不过,这并非中国藏家在海外豪购艺术品的首例,2013年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购得毕加索的《两个小孩》;2014年华谊兄弟(29.560, 0.66, 2.28%)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上以3.77亿元买下梵高的《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2015年5月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再度在苏富比以1.27亿元买下莫奈的佳作《睡莲池与玫瑰》……在感叹国内藏家品味不断国际化的同时,业界也在深刻反思,内地市场是否因为过多的重复拍卖而让人审美疲劳?

2015秋拍中,嘉德拍卖的“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85新潮美术三十年纪念专场”、“逸庐——古器雅集”三大专场;北京匡时的“光宇归来:中国现代艺术大师张光宇专场”、“积玉——无底价书画专场”两大专场;保利“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等十大专场斩获白手套。尽管市场因调整进入低迷期,但实际上好拍品并不缺市场。

  “有故事”才有好人气

5行业洗牌

  艺术品市场逐步回归理性,拍卖行必须要从挖掘整理上下功夫

随着各个中小拍卖行的相继停拍,全国的拍卖行业也面临洗牌。高精尖的作品和客户资源都被大拍卖公司抢走,中小拍卖公司难以生存。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术品拍卖如何走出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