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拍卖市场前景堪忧

今春艺术品市场的大形势不佳,也殃及玉器市场中的一部分拍卖。但总体而言,玉器还是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特别是明清玉仍是海内外藏家追捧的焦点。真正懂行的收藏家不怕买的价格高,他们认为只要东西真,只输时间不输钱。

“2010年是玉器丰收年,玉器的研究取得了巨大成就,玉器的买卖也有了海量的交易。买家卖家都皆大欢喜,大家都希望自己的财富得到更多的增长,都希望玉器能够成为财富增长的阶梯。”2010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总结时,北京玉学玉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于明这样评价玉器市场。

凡是与北京玉学玉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于明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是个颇为直爽的人。于明既做学问,也懂玉市行情。和他聊天你就会发现,他谙熟海内外中国玉器市场。于明谈话风趣幽默,总能把看似复杂枯燥的玉市行情用最明白且最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他对玉市的剖析和梳理会给玉器收藏爱好者提供一个较为清晰的脉络。

图片 1

明清玉的高调

清白玉巧雕山水高士图山子 高16.8厘米 45.85万美元 2011年纽约佳士得春拍

明清玉仍是玉器市场的宠儿,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嘉德“良玉美妍——工艺品珍赏”专场,拍品总数为198件,成交113件,成交率57.07%,成交价额2015.95万元;香港佳士得中国宫廷御制艺术精品专场成交额超过两亿港币,成交率62.79%。北京保利中国玉器专场成交额达3560.745万元,成交率54.34%。这些专拍中,上拍的大部分拍品为明清时代的玉器佳作,成交情况喜人。

然而,时隔半年,2011年春拍正在落幕,于明对2011年玉器市场多了一份担忧:“除个别拍卖公司的个别专拍可圈可点外,放眼望去皆是普品。上半年的玉器拍卖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并没有乘去年红火势头继续上扬,反而大有缩减之势,这与天价频出的中国书画市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明清玉在海外市场也得到了认可,这一点从伦敦邦瀚斯的拍卖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从个人的角度,我比较欣赏邦瀚斯的拍卖风格。对于每一件玉器,它都有收藏记录,每一个细节都能够体现出它是一件流传有绪的拍品,让人买得清楚放心。”于明回忆了一下这几年玉器拍卖的情况,“明清玉这两年来的历史说明拍卖很好,受市场影响不大。所以海内外各大公司无论大拍、小拍都以明清玉为主。我觉得这种势头还会继续下去,至少两三年都不会改变。这一点其实也很好理解,买家都是去买自己可以弄明白、可以理解的东西,高古玉背后的历史文化有些过于高深,现代人理解起来有一定的困难。”

内地拍场仅一个专拍成亮点

高古玉的惆怅

6月6日,北京保利“春水秋山——海外藏宋元明清玉器”专场上拍130件,成交率100%,成交额4977.2万元,成为今年内地玉器市场令人鼓舞的玉器专拍。

所谓“高古玉”是指明代之前的玉器。北京翰海中国玉器专场228件拍出150件,成交额为1743.86万元,成交率65.5%,其中包括一批高古玉。于明认为,“凡是很开门的高古玉都成交了,品相稍差的流拍。实际上,以我的鉴定水平,这批高古玉的真伪没有问题,估价并不高,为的是吸引更多的买家,但最终成绩并不理想。这也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市场不好的时候,收藏家不愿意收藏将来出手比较难的玉器。”

该场拍品源自台湾著名玉器收藏“山水堂”堂主黄明辉先生。黄明辉以收藏唐宋辽金元明清的玉器为主,尤爱和田白玉,出版《山水堂藏玉——形神兼备》一书,展示数百件唐代至清代的玉器,满目琳琅。篇后附有历代龙凤螭纹及童子纹饰的对照,分析独特,为读者辨识各代玉器提供了帮助。2005年,其藏玉曾展出于天津博物馆,此次的拍卖品不少均是当年展出的精品,并拍出了不菲的价格。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有:

高古玉难出手最关键的症结,在于鉴定难。当前的收藏市场上中无一家鉴定机构或一位鉴定专家,有足够的公信度来确定一件玉器的真伪优劣,因而似乎只能依靠市场力量来决定一件古玉的真伪,即信誉度较高的拍卖公司最终成功拍出、并取得高价的玉器被藏家认可。收藏者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认为拍卖公司是利益攸关方,难以保证中立态度,希望出现一个不受任何利益集团影响的第三方来负责玉器的鉴定工作;另一方面,却不得不将最后的鉴定重任交付拍卖公司,皆由市场定夺。

金元时期黄玉天禄辟邪双兽纹带饰长9厘米,估价10万至15万元,166.75万元成交。黄玉表面部分留有黄褐色玉皮,椭圆形、以深层多层次镂雕山石,前有一棵花叶繁茂结果累累的樱树,树下有一对单角和双角的天禄和辟邪瑞兽,蹲踞其间,均回头相视,似含情脉脉,欲语还休,两旁各有一棵灵芝草,天禄与辟邪两瑞兽造型传神生动,栩栩如生。图案结构精致细致,雕工娴熟精湛。

于明发现,今年有些大公司玉器拍卖的拍品质量呈现下滑趋势,赝品泛滥是对市场最大的伤害。“现在市场上其实并不缺钱,缺的是信誉。有些拍卖公司甚至认为真伪已经不再重要了,只要能拍出去,无所谓真假。现在风潮就是这样。对此我实在难以苟同,我还是认同伦敦邦瀚斯那样有良好的信誉、重视细节、拍品来源可靠、传承有绪的营销方式。”

宋代铜错银嵌百宝玉龙首水盂长13.2厘米,宽7厘米,高10厘米,估价60万至80万元,161万元成交。此器龙首为宋代之物,龙身为清代后配。龙首白玉圆雕,梭形眼,后以翠玉为眼珠,显得炯炯有神。整体造型华丽高贵,匀称紧凑,龙形神态彪悍凶猛,气势磅礴,五爪规格疑为宫廷器物。

“高古玉收藏人群貌似很大,但是藏友水平良莠不齐。我认为真正具备一定眼力和知识储备人的最多二三百位。收藏群体小,受市场影响大。市场红火的时候,高古玉市场也有上升趋势,但市场稍有回落,高古玉市场也随之一落千丈。”

清代白玉留皮巧色雕童子戏金蟾珮高7.1厘米,估价10万至15万元,103.5万元成交。白玉局部带褐黄色玉皮,质地晶莹温润,立体俏色巧雕双童子。整器造型生动,布局巧妙,构图巧布,琢工精致,又有很强的吉祥寓喻,如“人上人”“洪福齐天”“青云直上”“如意平安”等。

新玉的胜利

清代白玉神农大帝坐像高8.8厘米,估价10万至15万元,414万元成交。白玉质晶莹温润,微有黄色玉璞皮子,立体雕刻神农大帝神像坐于山石之上。造型优美,神态逼真生动,琢工精致娴熟。器底有“张宣造”三字和一象鼻穿。

相对于明清玉,当代玉雕作品即所谓的“新玉”。新玉市场面曾经面临尴尬境地。

清代白玉四时花卉纹璧宽12.1厘米,估价30万至50万元,成交价195.5万元。白玉质地细密莹润,器表有极强的玻璃光,打磨抛光极佳,圆形扁平状,构图含义吉祥,琢工精细写实,体现出清代玉雕的工艺特色。

曾几何时,当代玉雕在拍场的价格敌不过私下交易,因而拍卖市场一度难觅精品。新玉收藏市场像书画市场一样注重名头,是否是大师雕刻的作品很重要。但与书画市场不同的是,同一位大师雕刻的作品,却因其材料、雕工的不同,在价格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由于拍卖价格上不去,拍卖公司征集来的大师作品往往不是精品,以大师的名头估价过高而流拍。这一现象给新入场的玉器藏家造成误解,以为大师作品有价无市,从而不敢涉足玉器收藏,形成恶性循环。实际上,大师雕刻的精品,在没有到达拍卖公司之前,便已经被收藏者争相收藏了。不少人是寻到上好玉器材料之后,专门请大师设计、雕刻,这样雕成的作品藏家一般舍不得出售,都是自行收藏赏玩,等待升值。新玉市场中的精品目前尚处于囤货阶段,还没有迎来高潮换手期。然而,今春新玉市场的拍卖行情有所改观。

清代中期青白玉双凤耳瓶高19.8厘米,估价80万至120万元, 230万元成交。造型端庄华丽,为一清代标准的仿古彝器之一,瓶底并有阴刻一行“乾隆年制”款。

北京匡时当代玉雕大师作品专场上拍91件作品,成交42件,成交率46.15%,成交额7624.2万元。于明认为,“这样的成交价,已经很接近这些当代玉雕的市场价格。市场中终于出现了一批佳作。艺术大师的作品得到社会认可,特别是吴德生的玉雕作品全部成交。说明人们逐渐认识到玉雕大师作品的收藏价值。”

清代中期白玉镂雕牡丹耳香熏盖炉宽18.5厘米,估价 50万至80万元,112.7万元成交。白玉质微泛黄色,有少许绺纹,圆碗形,分炉盖及炉身上下两部分。整器通体镂刻加浅雕牡丹花,枝叶交错,花上压花,颇有立体效果,并因通体镂雕透空,可放置香花或香料,能使得满室生香。

北京博观拍卖是一家以当代玉雕为主要经营对象的拍卖公司。今春该公司推出了五场当代玉雕专场。分别为“盈握于心——当代玉石雕刻名家艺术精品专场”,成交额758.4万元,成交率33%;“佛性禅心——当代玉石雕刻精品之佛教题材专场”,成交额81.9万元,成交率58.3%;“时代印记——当代玉石雕刻之台湾回流精品专场”,成交额299.7万元,成交率47.5%;“尺山寸水——当代玉雕精品之文人山水题材专场”,成交额218.9万元,成交率57.4%;“大器之美——当代玉石雕刻精品之器皿件专场”,成交额95.2万元,成交率64%。

此场拍卖拍出佳绩恐怕与大家对“山水堂”藏玉的信任相关。看来,只要是质量上乘的玉器精品,市场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

于明认为,博观拍卖更适合眼力好的行内人去甄选,由于价格较低,颇具捡漏可能。行家收藏不一定专挑大师作品。有些作品材料好,工艺精湛,造型独特,即使创作者没有大名头也没有关系。但如果不是很懂行的买家,最稳妥的还是购买市场较为认可的玉雕大师的作品。

真伪鉴定成阻碍古玉市场发展瓶颈

目前中国当代玉雕大师分为三派:京派、海派和苏州扬州派。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公布过四届“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名单。京派代表人物于明推崇苏然,认为她不仅是京派代表,更是宫廷派的代表人物;海派于明细数了七位:倪伟滨、刘忠荣、翟倚卫、易少勇、吴德生、于泾、崔磊;苏州扬州派为蒋喜、杨曦、俞挺、顾永骏、汪德海。“除十几位玉雕大师外,还有很多大师的作品也很好。当代玉雕大师想要流芳百世一看水平,二还要靠运气。我们收藏其作品的时候还要有自己的眼光。”

向来以玉器拍卖见长的北京翰海拍卖公司,今春延续往年风格推出中国玉器专拍,235件拍品成交76.17%,成交额4391.62万元,清中期青白玉山水人物诗文山子517.5万元成交,清乾隆白玉描金楼阁花卉插屏(1件)368万元成交。

翡翠的迷茫

中国嘉德未设玉器专拍,少量玉器夹杂于其他专场中。今春“天工神作——现当代工艺美术精品”上拍32件玉器,成交40.63%,成交额380.65万元;“雅玩清赏——文房工艺品”专场上拍99件拍品成交62.62%,成交额1337.565万元;“国石国艺翡翠”专场62件翡翠首饰成交25.8%,461.495万元。清中期玉雕安居乐业盖盒以253万元拍出,另两件翡翠饰品亦取得不俗佳绩,翡翠钻石项链、戒指、耳坠套装112.7万元成交,翡翠钻石项坠115万元成交。

中国嘉德钟表珠宝翡翠专场上拍36件翡翠饰品,令人惊讶的是只有6件成交,其余均遭流拍。今春翡翠“凄凉”的境遇和去年红火态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香港苏富比拍卖的玉器向来数量不多,以质取胜,今春上拍的玉器精品数量更少于往年。“皇苑天工——中国宫廷艺术菁华”专场中,数件玉器价超百万千万,但与去年相比,尚有差距。清乾隆白玉镂雕夔龙纹“长宜子孙”璧1130万港币拍出,清乾隆乾隆皇帝御宝交龙钮白玉玺以6450万港币成交,拔得全场玉器拍卖头筹。整场拍卖有几件玉山子拍过百万,如清乾隆白玉玉莲瓣观音赞御制诗山子722万港币,清乾隆青玉雕御题鸡雏待饲图御制诗山子314万港币。瓷杂专场中,18世纪白玉羲之爱鹅图笔筒引起场内买家争抢,拍出了1298万港币。

本文由9778威尼斯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玉器拍卖市场前景堪忧